Digital background depicting innovative technologies, Internet technologies Digital News and media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来源:锌财经

  8月3日,深陷裁员潮的国美迎来重大调整,据新浪财经报道:内部人士表示,国美旗下真快乐公司执行副总裁丁薇已被免职,团队已大幅裁员;国美管家售后公司CEO曾之宁被免职,该职务由国美管家公司董事长林超兼任;张斌则被任命为国美通信公司CEO。

  自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回归后,国美高层变动频频,组织架构连续多次发生调整,核心业务也不断发生转型。曾经的线下零售巨头不断尝试突围,但结果并不美好。

  2021年2月,刑满释放的黄光裕度过了假释考验期,正式获释。这位曾经连续4年登上胡润财富榜的中国首富,重新执掌国美。刚出狱的黄光裕踌躇满志,他向外界表态:“要用18个月让国美重新回到原来的市场地位。”

  当年“家电零售大哥”的霸气言论一出,国美股价出现久违的大涨,报收2.25港元/股,全天涨幅达33.93%,创下2015年5月以来的新高。

  从2021年2月到如今,18个月的期限已至,国美真的重回巅峰了吗?答案可能不尽如人意。

  截止8月3日,国美报0.29港元/股,股价仅剩18月前的零头,市值损失近806亿港元;对持股58.68%的黄光裕来说,同样也失去了472亿港元身家。

  真快乐拖欠工资,打扮家叫停

  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黄光裕的“复辟”也给陈腐老旧的国美点燃了三把火,相继推出“真快乐App”、“折上折App”和“打扮家App”。

  按照黄光裕提出的“娱乐化营销”战略,国美App改名“真快乐App”,定位社交化的购物兴趣电商,全面围绕Z世代喜爱的消费场景营造。但想吃Z世代红利的App多如牛毛,真快乐App始终无法破圈,积累起自己的用户群体。

  作为一个“电商平台集合体”,真快乐App并没有做到它所说的“围绕Z世代而展开的娱乐化购物体验变革”,反而更像是淘宝、京东、小红书的整合版,集百家之长,东拼西凑的集合体,鲜有创新之处。

  此外,真快乐App也游离在主流电商平台之外。2021年4月,黄光裕联合国美表示:“真快乐App平台的超万款商品保证全国全网底价。”意图掀起新一波电商平台价格战,打造一个属于国美的双十一和618。

  但反馈声寥寥无几,不管是淘宝还是京东,全部忽视国美。就连老对手苏宁,都完全没有应对的打算。最终,这场电商平台价格战无疾而终。

  随后真快乐App陷入了无法挽回的衰败,开始了大裁员。高管被清退、大量员工被裁、代理商的服务费被拖欠;到了2022年7月22日,大量真快乐App员工在社交平台曝光:国美真快乐部门已拖欠员工两月工资,公积金断缴近四个月。

  国美初探电商平台失败,另一个关注度更低的“折上折App”,以全面复刻拼多多和满减优惠为核心卖点,结局更是惨淡。自2021年8月12日用户试运行版发布后,仅仅在双十一开启一次大型优惠活动,但也是关注度极低,市场反馈近乎零。

真快乐App

  除了电商平台以外,国美还试图进军家装市场,喊出“家·战略”口号,推出打扮家App,甚至一度被黄光裕视为“再造国美”的希望。

  为了在家装市场“再造国美”,国美在2020年全年新增县域店1034家,全国运输路线超1600条,拥有500万平方米覆盖全国的物流网络。在完成渠道、品牌、平台铺设后,国美还为打扮家App制定了一个美好的前景:3年内达到5000亿元,市占率10%;5年内达到1万亿元,市占率20%;最终目标是能占据家装市场的30%。

  然而去年4月才刚刚上线,今年7月业务就停摆,国美的“三年小计划、五年大计划”似乎成为了一个笑柄。而导致打扮家App崩盘的最大原因,就是国美自上而下的官僚作风浓郁,体系臃肿。

  打扮家App的项目发布是在2021年4月份,但实际平台搭建完毕一直拖到2021年11月份。冬季属于家装行业的淡季,只能接明年的预定单,做用户前期积累。但还没等到打扮家App翻起浪花,国美先撑不住了。

  先是打扮家业务部门裁员,创始人退居2线;随后任命高管在今年4月离职;最后发展到拖欠施工工人装修款,导致大批装修订单“烂尾”。

  不光有烂尾楼,还有烂尾装修。不经意间,国美创造出一个新名词,也成功埋葬自己在家装领域的全部品牌信誉度。

  黄光裕“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已经全部熄灭,只剩下被裁的高管、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和工人。

  黄光裕放弃国美

  连续试错、连续失败的黄光裕,已经打光了所有底牌,曾经的“家电零售大哥”错过了一整个时代,老派的打法并不适用于现在的直播带货、社交带货时代。

  据《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京东以32.5%的份额位居第一;第二位的苏宁易购为16.3%;天猫份额为14.8%,位列第三;国美电器仅为5%。

  不但体量不及京东和苏宁,在营收方面,国美也远远落后。据财报显示:2021年京东营收9516亿元,同比增长27.6%,营收规模是国美的20.47倍;2021年苏宁易购营收1389亿元,同比下降44.94%,营收规模是国美的2.99倍。

  国美非但追赶不上淘宝京东电商平台的脚步,甚至连老对手苏宁的零头都比不上。面对“沉疴难起”的国美,黄光裕终于回归了理智,先顾好自己的“钱袋子”。

黄光裕

  2021年12月22日,黄光裕以每股平均价0.67港元减持1000万股,套现670万港元;

  2022年1月24日,黄光裕减持国美零售3000万股股票,合计套现4000万港元;

  2022年4月1日,黄光裕以0.55港元/股的平均价,再度减持4亿股国美零售股票,套现2.2亿港元。

  4个月时间的时间,黄光裕共减持4.4亿股,套现2.465亿港元。值得一提的是,黄光裕套现的时机极为巧妙,分别是国美发布全年亏损超40亿元的财报之前,以及国美每10股合并为1股实施之前。

  黄光裕是否涉嫌内幕交易?是否利用职位便利,恶意套现?值得深思。

  除了套现的时间节点存在争议以外,黄光裕本人也有“前例”。据公开资料显示:黄光裕在2010年8月就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三项罪名,二审判处14年刑期,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部分财产2亿元。

  不可否认的是,如果连国美实控人都决定去套现抛售国美股票,就证明他对国美的落寞已经无能为力。

  线下零售,昨日黄花

  曾经的零售巨头,苏宁和国美似乎成了一对难兄难弟,称霸家电行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在直播电商、社交电商的时代,线下零售企业已经尝试多次突围。

  国美探索兴趣电商,进军家装市场已经宣告失败。

  苏宁深耕“家居+家电”模式,零售云已达到万家门店级别,且苏宁物流已在41个城市投入运营50个物流基地,覆盖全国351个地级城市。这些数据看似辉煌,但财报却并不理想。

  据苏宁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2021年全年,苏宁共出现430多亿的巨额亏损,负债率上升达到83%,总负债超过1398亿元,股票也被予以“ST”警告。

  从2020年开始,苏宁已经陆续关停直营店等共计1591家门店;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因资金问题解散;张近东以88.3亿的价格出售苏宁易购16.96%的股份,还被列为被执行人,苏宁电器被强制执行超过30亿……

张近东

  59岁的张近东和32岁的苏宁,53岁的黄光裕和35岁的国美,在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冲击下,曾经的线下零售巨头陷入了晚年惨淡。

  在零售市场格局巨变的当下,国美和苏宁又该改变?还能选择什么方向突围?前方的道路注定荆棘遍地、九死一生,留给它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article_adlist[]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锌 财 经  

入驻媒体平台

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百家新浪新闻凤凰新闻搜狐新闻网易新闻一点资讯36氪钛媒体虎嗅界面新闻人民智作等50多家。

转载|合作请加微信:XCJ-YY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article_adlist–>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