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computing, NFT,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近日,一条关于年轻人生育意愿的新闻,登上了热搜榜。

这则新闻是这样的:

新闻表示,浙江工业大学的8位00后用了一年半,组成了调查团队,在浙江多地进行调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8成的年轻人有生育意愿,主要原因是他们“喜欢孩子”。

那么,他们到底是去哪里调查得出的这个结论呢?‍

CDT 档案卡
标题:这则关于年轻人生育意愿的新闻,评论区完全翻车了
作者:麦杰逊
发表日期:2023.5.23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主题归类:生育率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据报道,他们都是去这些地方进行调查的:

报道显示,这个调查团队主要是去浙江各地的社区、幼儿园、妇幼医院进行调查的。

那么问题来了:社区、幼儿园、妇幼医院这些地方,大都是有孩子的人才会在那里扎堆,你到这些地方去调查那些群体有没有生育意愿,这不就是相当于到火车上问大家有没有买到票吗?‍‍‍‍‍‍‍

人家都把孩子生出来了,能不喜欢孩子吗?人家都有孩子了,还会没有生育意愿吗?

而且当这个调查新闻出来后,有媒体也根据这个新闻在网络上做了一个同样的调查,但调查结果却跟上面的调查结果完全相反:

同样的调查内容,网络上的调查竟然和上面新闻报道里的调查结论完全相反,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所以当这个事情被爆出来后,评论区的一些搞笑大神坐不住了,大神们纷纷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还有这样的评论:

现在的评论区大神真的是越来越有才了:

而当看到这个调查后,我也想到了几个也非常厉害的调查:‍‍‍‍‍‍‍‍‍‍‍‍‍

 到大学里进行走访调查,会发现我们的本科率已达100%!

 到高端餐厅里进行走访调查,会发现100%的人都能吃得上肉,人人生活富足!‍‍

 到全国500强企业里进行走访调查,会发现我们的年轻人就业率已达100%!‍‍

 到火车上进行走访调查,会发现我们的票务系统非常先进,因为100%的人都能顺利买到票了!‍‍‍‍‍

 到劳斯莱斯专卖店里进行走访调查,会发现99%的人都有购买劳斯莱斯的能力和意愿!‍

……

这样的走访调查数据,就问你厉不厉害,牛不牛X吧?

实际上,在调查、统计这个行业里,其实是有很多的门道的。

关于调查和统计这种东西,很多外行人都认为,只要有调查有统计了,那调查统计后得出的结论即便不准确,那结果基本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很多时候,即便一群人在认真调查或者投票了,而且主办方还请来了公证员,公证员也公正统计了,可最终得出来的结果,也是可以被操纵的。

怎么说呢?

我举一个关于明星选秀类综艺节目的例子你就明白了。

有一次,跟一个在某台工作的朋友吃饭时,聊到了一个很火的明星竞技类节目。

聊的时候,朋友跟我说,其实这种明星竞技类的综艺节目,最后的选票都是可以操控的,导演想让哪个明星得冠军,哪个明星就得冠军。

虽然我知道这种节目一般有猫腻,但我也知道在比赛的时候观众投票都是有公证员监督的,所以我对导演如何绕开公证员监督一事表示了不解。

对此朋友解释道,虽然比赛的时候投票看上去很公正,而且每个在场的观众都认真投票了,现场的公证员也都严格监督了,可实际上结果还是可以被导演操控的。

怎么操控呢?

其实很简单。打个比方,比如那英、吴亦凡两个明星在线上搞唱歌比赛,那按照线上的流量分配来看的话,那毫无疑问,吴亦凡最终的投票肯定会比那英高,因为以吴亦凡的流量,在他没进去之前几乎是没人能比得过的。

那么,如果导演不想得罪那英(或者说想让那英得高票),那他该如何让那英的得票最终高于吴亦凡呢?

操作是这样的:导演知道那英在线上投票肯定比不过吴亦凡,那导演就可以规定——因为线上投票可能存在刷票的行为,所以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我们决定比赛只能在现场进行投票,只有到场观众的投票数才能算有效票数,届时会有公证员监督,保证票数真实有效。

那么问题来了,即便比赛票数只算在场观众票数,那也不能保证在场的一两千个观众都投那英啊,该如何操作呢?

这时候,导演只需要把进来看比赛观众的年龄比例控制好就行了。

其实在很多明星竞技类的综艺节目里,比赛观众一般也只有一两千人,而这一两千人里,通过买票进去的观众,其实很少,因为大部分观众都是节目组到当地各个用人单位邀请人过来看的。

而这时候,导演只要节目组多邀请一些年龄比例大的人过来看比赛,比如多找一些大叔大妈的单位的人过来,那么这类人,他们一般只认识那英,所以他们最后肯定就只会投票给那英了。

例如,比赛的时候多邀请一些事业单位或国企的人过来看比赛(邀请这些人来看比赛既能送他们领导人情,也能保证比赛秩序稳定,因为这类人通常不追星,不会有出格行为),而高校学生只邀请一小部分,然后全部安排这些学生到第一排拿着荧光棒做样子,事业单位或者国企的人就都安排坐在后面,这时候,电视机前的观众就会看到现场到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就不会觉得有啥问题,但是实际上,因为现场中年人比较多,而中年人又都比较喜欢那英,所以最终票数吴亦凡肯定会低于那英。

而这时候,即便你发现了真相,觉得比赛的观众年龄成分有问题导致投票不公平,那导演也可以说这是经过公证员公证明的结果,把锅全都甩给公证员,这时候你再怎么不满都没用,因为公证员只管投票过程和结果公正,他们是不会管观众的年龄段占比都是哪些人的。

所以说,统计、调查、投票这种事,只要庄家想,他们是完全可以控制结果的,因为他们只要把调查或者投票群体的样本变量控制好,就能轻松控制最终结果了——反正作为吃瓜群众,无论你接不接受,你都必须承认一些内行人的手段就是比你厉害的事实。

总之,社会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我们看到的已经是社会真相了,但是实际上,这个所谓的“社会真相”的背后,往往是用各种手段撑起来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