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及云南部分地区政府本周发布通告,本周三(9月21日)起,所有被集中隔离的人员实行收费制度,每人每天收费人民币一百至三百元。网民批评官方制定的新措施无疑是抢钱。

据重庆“长寿发布”9月20日通告,对在长寿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的人员,收取食宿费用。根据通告提示,公租房隔离点每人每天收取300元,其中60元为早餐费。入住隔离酒店将根据政府与被征用酒店的“协议房价”收费,另加每日餐费60元。该新规定于9月21日生效。

通告还称,符合费用减免的对象,向隔离场所工作专班提供相关证明材料,需核查后才予以费用减免。并称拒不支付的或以虚假资料骗取减免的,将被追究。

网民表达愤怒 指新措施抢钱

对于突如其来的新措施,众多网民感到气愤。重庆沙坪坝居民刘秀琴本周五(2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现在大部分居民都是居家隔离,现在却要把人转移到公租房,而且收费,真让人无法理解:“隔离在家里多好啊,你现在隔离要收费,人家哪里有钱啊?如果是一家人去隔离,那么一天要付多少钱啊?现在防疫费用太高了,你说他们是不是为了赚钱,这种做法真的欠妥。”

有微博网民写道,张口就是依法追究责任,这依的是哪一条法律?还有网民称,隔离一天收三百元,分明是抢钱。微博大V“王vivi微微”评论说,开始推出“强制隔离,一键收费”的套餐了吗?地方政府是想通过收费创收罢了,但老百姓也真没钱啊。

网民忧各地政府可能仿效

退休人员陈先生对本台说,防疫三年,政府的清零政策劳民伤财,现在政府没钱就找老百姓下手:“现在隔离措施商业化了。它(政府)现在因为经济不景气,就从老百姓身上刮钱,它非要把老百姓刮干。而且他们是强制命令,我看了通告,如果你不服从政府,它会强制处理,肯定是拘留。现在收了钱看外面反应,如果不强烈,其他地方肯定效仿。”

与此同时,云南镇雄县政府9月22日也发出,即日起,所有集中隔离场所人员实行收费管理,最高每天150元,最少每天100元。

北京居民郭先生质疑,这种收费和处罚制度依据哪条法律?他对本台说:“我不知道隔离收费和追究拒绝付隔离费者责任的规定,是根据哪一条法规来追究被隔离人的相关责任。如果真的没钱或其它原因缴纳不了钱,怎么办?这些规定和做法都是蛮不讲理的,有失公允和丧失人性。”

中国的民众似乎看透了政府此次收费的意图,认为这一隔离收费制度将在重庆和云南部分地区先“试点”,看社会反应程度,如果民间反应强烈,政府就会借机收回新规。反之,就会全国推广,而且层层加码,进一步抬高收费。

评论:各地政府失卖地收入 借疫情敛财

时事评论人士雷歌认为,从免费做核酸到收费,从免费隔离到收费,呈现出部分地区的防疫措施越来越离谱:“坑人啊!完全不把老百姓当人看待。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政府现在确实没钱了,不久前李克强在国务院讲过中央没多少钱了,医保基金的钱也不够用。很多地方卖地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百分之五、六十以上,现在房地产垮塌,土地卖不出去了,所以公务员发不出工资。”

关于第二个原因,雷歌说,许多防疫隔离酒店或建筑物都由政府官员指定,这就助长了权力的腐败:“很多指定的隔离地点都是当地官员的关系户,所以要给他们创造收入是顺理成章的。”

今年五月,各地政府曾针对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的人员实行自费隔离,但对本地居民并未采取收费措施,但是这一次是对所有集中隔离者进行收费,比如一居民楼发现一例阳性,整栋楼住户必须强制离家,异地隔离,而且是收费隔离。记者截稿前,官方并未就新规定所引发的民间不满,作出解释。

记者 古亭 责编 陈美华 许书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