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ewspaper on a desk with the headline Whats new

CDT 档案卡
标题:成都人到襄阳 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绝望
作者:成都有痣青年
发表日期:2022.9.22
来源:微信公众号“闲来砍幅青山卖”
主题归类:魔幻防疫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9月20日12:39分,列车驶出湖北省利川站,利川站是前往成都东站的列车在湖北省内的最后一个站,意味着马上就要驶离令人糟心的湖北,距离成都也就越来越近了,我们一行3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其实,笔者、小于、老丁我们三人在昨晚之前都不认识,只因都是从成都出发到襄阳出差,三人都经历了襄阳市新冠防疫中的暗黑一幕,然后“临时成团”一路同行“逃回”成都。

时间回到9月19日20点,成都东站出发的高铁准点到达湖北襄阳东站。几十位来自成都的旅客怎么也没有想到,迎接大家的竟然是一个“圈套”。最终,我、小于和老丁选择了“逃离”,买票前往300公里之外的汉口站,然后从汉口再回蓉,才避免了被强制带走隔离的命运。

襄阳市12345公然欺骗 导致数十名成都旅客陷入被强制隔离“圈套”

带旅客去登记的女保安 旅客视频截图

“成都过来的,跟我走。”

“干嘛呢?”

“登个记。”

“登了记就可以出站了吗?”

“是的,登个记你们就可以走了”。

襄阳东站出站大厅,一个女保安“很和气”地招呼我们这群刚从高铁上下来的成都旅客。

于是,几十名旅客跟随这名女保安前往旁边的一个点位登记,将身份证、电话、家庭住址一一记录。奇怪的是,保安并不看健康码,也不看核酸检测记录,虽然大家提醒了。她不看,其他防疫人员也不看。

信息登记结束后,有旅客问,我们可以走了吗?女保安高声宣布,所有人不能走,全部要统一拉走集中隔离,隔离天数为5+2。如果有目的地社区派专车来接,也可以跟随社区去隔离。但是,对于到襄阳出差的人来说,这根本就不可能。

简直是晴天霹雳!

刚刚还很兴奋的这群人呆住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被强制隔离。大家拿出了核酸记录、展示了绿色健康码、行程码,但是统统无用,防疫人员根本不看。争论中,几乎所有旅客都表示,在成都出发前都已经拨打过襄阳市的市长热线12345咨询防疫政策。市长热线明确说,只要是来自于成都市低风险区的就不需要隔离。

大家一致认为:首先,我们都不是来自于疫情中高风险区,襄阳的这种歧视性、“一刀切”的做法没有政策依据;其次,核酸结果可以证明身体是健康的,没有感染为什么要去隔离?万一隔离期间感染了怎么办?

几乎所有人都拒绝去集中隔离,有的旅客和防疫人员一度还发生了争吵。

笔者出发前拨打襄阳市12345的通话记录

为了保险起见,笔者在出发前即19日12:33分也拨打了襄阳市市长热线,特地问了从成都低风险区出发、持有24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来襄阳,是否会被强制隔离,是否专门为成都市民贴一个标签?接线员明确说,襄阳市是按风险区管理,来自于低风险区的不需要隔离,也没有专门针对成都旅客的政策。

然而时隔几个小时后,在襄阳东站竟然遭遇了与市长热线说法完全不同的防疫措施。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或许是争论的时间长了点,现场的保安和穿防护服的大白态度越来越强硬,答复更为直接:“你们现在就可以打12345,打110也可以。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

防疫人员强硬中还带着“委屈”:“强制隔离的任务都是市防疫指挥部派给我们的,都是他们安排的,我们有什么办法?”

小于不死心,现场又拨打了襄阳市防疫指挥部的电话,对方先是说不需要隔离,过了一会又说要隔离。其他旅客也拨打各种投诉电话,但是都无果。

90女孩小于是一名律师,前往湖北是去参加一个庭审。老丁是软件公司职员,今天要到当地参加一个会议,笔者则是拜访一个朋友商谈商务合作。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不但工作没法开展,还会“失去自由”。

威胁小于再不做决定就要强制带走的“大白” 旅客拍摄视频截图

大约半个小时后,现场的防疫人员态度越来越差。这位大白或许看到小于是个女孩,开始威胁小余:“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要动手了”。

深秋的襄阳,空气还很闷热,一群人就这样滞留在车站,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双方僵持着。这时,防疫人员提出了一个“建议”,如果我们现在马上买票返回成都,或者去往另外一个城市,他们就不管了。

是走?还是留下隔离?我们三人决定选择买票离开。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

绕道汉口回成都 候车室静坐9小时待天明

襄阳东站当晚只有一趟前往汉口站的列车,但是汉口站已经没有列车发往成都。看到大家犹豫不决,防疫人员在一旁“善意提醒”,他们晚上要下班,车站不准旅客过夜。要么马上买票离开,要么跟他们走。

还能怎么办?只有先前往汉口,然后再想办法返回成都。

19日21:35分,在一名保安的“护送”下,我们登上了前往汉口站的列车。到达汉口站已经是22:55分,此时距离离开成都8小时。

前往汉口的列车上,我们三人买了20日最早一班回成都的火车票。但是新的问题来了,这趟车要第二天早上8点才开行,今天晚上怎么办?能住酒店吗?随后,老丁拨打了武汉市的12345,和襄阳市长热线的答复不同的是,对方明确告知,成都来的一律强制隔离。

这意味着,在汉口站,我们不能出站,自然也不能入驻酒店。

还能去哪里呢?在候车室等候成了唯一的出路。万幸的是,汉口站因为半夜4点过有一趟经停列车,所以候车室通宵开放,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19日23点,我们三人在汉口站的候车室“安顿”了下来,此时距离发车还有9个小时。此时的我们又累又饿,之前在列车上都没有吃晚餐,因为襄阳东站外面,大家都有朋友在等待。

凌晨2点的汉口站候车室非常闷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候车室里的人越来越少。由于车站方关闭了空调,明晃晃的灯光照射下,候车室里非常闷热。即使如此,我们心情反而放松了,坦然面对漫漫长夜,因为心中有个信念,坚持下去,就能回家。

早上七点左右,候车室的人多了起来,经过一夜的“蒸烤”,衣服差不多被汗水湿透了。餐厅开始营业,我们终于吃上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餐,然而由于一夜未睡,吃早餐时,小于竟然呕吐了。

此时距离离开成都已经16个小时。

20日早上8点,我们终于登上了返回成都的列车。回想起在襄阳东站那一幕,依然心绪难平。对于湖北人民来说,在2020年新冠病毒爆发后,外出的部分湖北人在异地遭遇了被驱离等不公平对待。个中滋味,他们应该最能感同身受。

然而,两年后的今天,为什么要把这种歧视加诸他人呢?自己淋过雨,就要把别人的伞撕烂吗?而且从疫情防控来说,成都的疫情远不如当初湖北严重,成都市在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之前,就已经快速控制了疫情,多日实现了本土感染零增长。

更让人不解的是,襄阳市市长热线12345说来自于成都市低风险区的不会被隔离,不会对成都旅客搞“特殊对待”,然而实际做法却完全相反。

如果市长热线12345接线员实话实说,这数十名成都旅客还会前往襄阳吗?一边说不会隔离,一边在落地后却要采取强制措施,这种防疫政策怎能不让人诟病?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多次要求各地防疫要严格落实疫情防控“九不准”,其中明确提出“不准对来自低风险区地区人员采取强制劝返、隔离等限制措施”,还对多地过度防疫的城市进行了通报曝光。

襄阳市的做法,这是置国务院颁布的“九不准”于何地?

9月20日17:05分,列车准时驶入了成都东站。26个小时之前,经历了10多天静默管理的我们为终于可以离蓉而激动不已;26个小时之后,我们却为这终生难忘的返蓉经历而心绪难平。

成都,差点成了回不去的家乡;襄阳,却是我们永远不必再去的远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