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杜晨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最近的Meta已经相当惨淡。在业绩层面,公司出现了历史上首次营收同比下滑,还缩减开支、放缓了招聘/入职。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公司旗下最受欢迎的产品Instagram,都被忠实的网红用户和普通网友骂了个狗血淋头……

  最近,很多用户都发现Instagram改版了,变成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样子:

  一个翻版的TikTok。

  为了推广Reels短视频功能,Instagram已经“无所不用其极”:这次产品更新之后,但凡用户上传视频,只要长度不到15分钟,Instagram都会自动把它作为Reels!(下图)

图片来源:Instagram

  就这样,产品团队轻而易举地彻底改变了用户使用app的方式,解决了Reels不受欢迎的难题。

  Instagram终于从一个用户自发上传内容分享生活的应用,变成了Meta的老板们所期待的的样子:一个重度使用算法推荐,不断刺激用户多巴胺分泌的数据/广告/营收挤奶机。

  结果,被无路可退的用户们终于揭竿而起了,全网抵制声、骂声一片。于是,仅仅过去一周,Instagram就顶不住压力败下阵来,不仅宣布撤销改版。就连业务负责人都被“发配”到了英国……

  这简直是Instagram历史上最短命,也最失败的一次“改版”。

  把顶流大号逼成了敌人

  近几年Instagram显著加强了算法推荐,结果钱没多赚多少,反而让用户体验跌入下水道。

  现在Instagram整个用户界面都在模仿,甚至部分交互细节直接复刻了TikTok/抖音。比如以前时间线是无限滚动的,两条内容可以出现在同一个屏幕上;现在则是变成了和TikTok一模一样的全屏时间线,屏幕上一次只有一条短视频Reels内容;再比如原来用户习惯的屏幕下方中间的发布按钮,也在前年改成了Reels的入口。以及当你点进别人的账户,映入眼帘的先是Reels,要再往左滑一下才能看到照片集。

  这次改版之后,情况却变得更加糟糕了:正因为现在基本所有视频都成了 Reels,而且Reels 也会出现在时间线上,结果就是在用户真正想看的内容中间,至少隔了三四条全屏的短视频,外加其它算法发掘的、却被用户讨厌的“相关”推荐内容。

  更离谱的是,如果手机本身没有在【完全静音】模式的话,你刷到的Reels也是没有办法静音的,就算是震动模式也不行。因为现在点击屏幕不是静音,而是变成了暂停。这个无法理解的交互设计修改,给在那些公共场合刷Instagram(但不希望影响别人)的用户带来了很大烦恼。

  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更是直接评价这次改版为“暗黑设计”(darkpattern,指为了误导用户做一些并非原始意图操作的“花招”)。

图片来源:TechCrunch

  Meta之前经常用灰度测试(逐步扩大测试用户规模)来推送新功能、设计等。然而这次不知道Instagram是选错了群组,还是压根就没有灰度——包括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大号”,甚至一些粉丝过亿,互动量极高的“超级大号”,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这次改版的推送……

  就在Instagram宣布改版的次日后,拥有33万粉丝的知名网红摄影师TatiBruening发起了一个倡议,名为“MakeInstagramInstagramAgain”,希望让这个自己无比热爱的产品,回归到自己以及无数其它普通用户记忆中的原本样子。

  “我要是想看到朋友发的帖子,得先翻过三条Reels,以及一条已经发布过去了6天的推荐帖文。”(注:推荐内容可能是 Instagram算法发现的,但通常是号主买流量的结果。)

  “不要再抄袭TikTok了,我只想看朋友的可爱照片,”Bruening对CNN表示。

图片来源:TatiBruening

  拥有3.3亿粉丝的金·卡戴珊,和3.6亿粉丝的Kylie Jenner,也都分享了这条帖子。在卡戴珊家族的两大顶流名人助推下,Bruening发起倡议的这条内容已经得到了超过225万个赞。

图片来源:Kylie Jenner

  要知道Kylie Jenner在年轻网民当中的知名度极高,甚至能够对市场产生不可预期的影响。而且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扮演“互联网分析师”了,前几年她发过一条吐槽Snapchat改版的推文,直接导致当天Snap股价大跌8%左右,抹去了13亿美元的市值。

图片来源:Kylie Jenner

  越想被爱,越没人爱

  不光是名人反水,普通用户也非常讨厌现在Instagram的样子。

  一位住在得州的用户Erika Cazares对英国《卫报》表示,“我现在已经拒绝刷时间线了,因为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我根本没有关注的账号发的一条又一条视频,而不是我的家人和朋友。”

  内容创作者Stefan Etienne点出了这次改版丑闻的尴尬本质:越想被爱,越没人爱。

  “别再强推Reels了。你们现在已经让记者、内容创作者、CEOs和明星——所有人都站在同一阵线上了。现在的Instagram已经是一个纯粹的广告机器,不再是我和我的朋友们以及所有人都觉得酷的东西了。”

图片来源:Stefan Etienne

  Facebook的用户群体都快入土了,而Instagram的用户群体也步入中年了,整个Meta旗下已经没有一个能够抓住Gen-Z年轻人的产品了,在TikTok的竞争冲击下压力巨大。

  而Meta的应对措施,正是它最熟悉的“像素复刻”这条老路。

  只是因为过去的抄袭失败纪录太多、太惨痛,这次Meta没有假模假式地做一个新产品——而是干脆直接让Instagram,这个足以载入互联网史册的现象级产品,失去人们最喜爱它的独特性,沦落为一个TikTok的蹩脚抄袭者。

  面对排山倒海的批评,Instagram业务负责人Adam Mosseri也在7月底做出了回应:公司还会继续支持照片的内容格式。但是这个产品只会更加聚焦于视频,因为数据显示用户在平台上观看、点赞和分享更多的是视频,而不是照片。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改变是必然的。

图片来源:Adam Mosseri

  “现在的改版只是测试,目前的体验也确实不是很好,”Mosseri承认,“算法推荐是我们帮助更多内容创作者的主要方式……如果你不喜欢这些内容,可以通过选项来关闭或者暂停推荐功能。”但是,这个暂停推荐的选项,一次只能持续一个月。

  Mosseri的回应并没有平息用户的愤怒。这条推文也毫无意外被 “ratio”了(留言数量超过点赞,代表用户普遍感受是负面的)。

  没过几天,Instagram就彻底败下阵来。

  在7月28日,也就是Mosseri做出回应的两天后,Instagram就宣布将会淘汰之前已经推送给大批用户的改版功能 ,不再把几乎所有视频都变成Reels,降低这个短视频功能的推广力度。

  就像之前强推Reels是因为数据告诉他们应该这样做,这次认输也是数据决定的。Mosseri表示,“新的时间线设计让我们的用户都感到很沮丧,使用数据并不好,因此我们需要退后一大步,重新想清楚接下来该如何前进。”

  至于这次失败,Mosseri还是忍不住“嘴硬”。“我很高兴我们承担了风险。如果没有隔三岔五失败一次的话,这只会说明我们的想法不够大、不够勇敢,”他在接受Platformernewsletter采访时表示。

  短期内,Instagram会在算法推荐上稍微保守一点,降低推荐内容的占比,并且持续改进算法的准确度。

  然而即便如此,算法推荐的大趋势还是不会改变的。Mosseri的老板扎克伯格也说过,到明年年底Instagram时间线上的算法推荐比例应该会达到30%左右——意味着届时你每刷三条内容,就有一条是算法推荐的。

注:文字为设计台词。  图片来源:Adam Mosseri

  这次Instagram乱搞伤害用户的事情,估计在Meta内部评价也相当糟糕。就在昨天,Meta宣布Mosseri暂时不会在公司总部工作了,将暂时搬到英国伦敦的办公室上班。

  虽然Meta表面上说对Mosseri没有任何惩罚——这次调整还是颇有“发配边疆”的意思。

  当然,这次调整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比如一种可能性就是接下来Meta又要“从零”开始打造一个新的和TikTok直接对标的竞品了。因为如果要这样做的话研发成本会很高,需要划分甚至重新组建新团队,招很多新人,在这方面英国的区位优势比较好,在高科技方面的税收政策也相对有优势。更何况Meta最近的业绩低迷,财务压力很大,公司内部都快要拥抱“狼性”了。

  以及另一个关键因素,就是TikTok刚刚在英国吃了“闭门羹”。因为推广直播带货收效很差,企业内部的工作文化又被当地员工诟病,结果TikTok在上个月刚刚暂停了以英国为基地的直播带货业务的扩张计划。

  在竞争对手已经在当地打下一定基础的前提下,Meta可以利用这种基础来加速自己的对标产品开发。

  但不管怎样,在像素级抄袭竞争对手,并品尝惨痛的失败上,这不是Instagram/Meta 的第一次,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