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最近出访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并且在乌兹别克斯坦与前往那里参加上海合作组织会议的普京会谈。这是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第一次出国,为什么他选择去这两个国家?上海合作组织究竟有多重要?是不是从此中、俄两国能通过上合组织领导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新盟邦集团?这些问题对印太地区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十分重要。

一、中国寻求对抗美国的可靠大后方?

自从中美关系恶化以来,中国除了不断扩大针对美军的航母舰队之外,也逐渐展现出进逼台湾的姿态。今年8月,中国通过围绕台湾四周的远程导弹发射演习制造了又一次台海危机。最近,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了《台湾政策法案》,准备为台湾提供有力的支持。而在对中国的经济政策方面,美国也开始收紧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投资和技术出口管制。

自从美苏冷战结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美国曾经长期缺乏防范中国大规模盗窃技术的措施;而中国则盗窃了美国各领域的技术,把盗窃来的大量技术用于针对美国的扩军备战,同时在民用商品领域挤垮美国公司,努力占领西方国家的市场。最近,美国感到国家安全受到了威胁,开始采取管制和限制措施。

8月9日,白宫签署了《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Chips and Science Act 2022)。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我们正在建起围栏,以保证那些接受了芯片资金支持的公司不能损害国家安全。它们在10年时间内不能用这些钱去中国投资,不能在中国开发领先技术”。9月12日,白宫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启动了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倡议。一位白宫官员介绍,中国对美国的领导力和竞争力构成风险,“这项倡议……确保美国在这场技术革命中处于领先地位”。9月15日,白宫再签署行政命令,加强中国公司在美投资的审查,目的在于避免美国重要技术外流。

美国这一系列政策的实施,意味着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正在发生转折,经济全球化之下以往那种技术、投资自由流动的局面可能逆转。中国并不准备停止扩军备战、对外扩张的步伐,因此会预作准备,为建立与美国实行经济对抗的大后方,寻找新的盟友和布局。习近平这次的中亚之行,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值得进一步分析。

二、中亚地区与中国的能源安全

中亚地区位于东亚国家与土耳其等西亚国家之间,而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属于中亚国家当中离东亚最近的。这两个国家在中国西部边境之外,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有很长的共同国界;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国之间隔着几个前苏联的中亚小国,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有一长段共同国界。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独立,但和俄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合作。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中国如果与印太地区一些国家的关系开始紧张,那么,它地理上的后方就是俄国与中亚国家。

自从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依赖俄国天然气供应的德国等欧盟国家一再陷入能源困境,能源价格飙涨几倍,导致许多工业企业陷入破产的边缘。德国的这种能源依赖困境,无疑也是给中国的启示。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也是世界上第一大原油净进口国,每年的石油进口多达5亿吨。虽然中国采取了石油来源多样化措施,但大部分从中东及非洲各国进口的原油仍然要依靠印太地区的海运通道。

中国从今年6月15日起已经开始施行《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其中包括封锁航道,8月对台湾周边地区的导弹发射演习就包含封锁航道的意涵。
一旦将来台海地区的局势日益紧张,中国进口石油的海上通路也同样受到航道风险的影响。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的能源进口来源逐渐改为俄国为主,中国对印太地区海运通道的依赖就会相对下降,其能源安全度则相应上升;当然,取而代之的是中国对俄国的能源依赖日益加重。正因为这种战略大改变关系到长远的中俄关系,习近平这次参加上海合作组织的会议并与普京商谈,应该包含稳定大后方的考量。

三、何为上海合作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它是中国、俄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乌茲別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履行接收程序中)这9个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此外还有3个观察员,即蒙古、白俄罗斯、阿富汗(塔利班之前的政权),以及9个对话伙伴,它们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尔、斯里兰卡、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埃及、卡塔尔。

这9个成员国的面积占欧亚大陆的3/5,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3%。听起来很庞大,好像这个组织差不多相当于联合国成员国的一半地理范围。那是否上合组织因此就具有影响半个地球陆地的能力呢?如果论成员国的面积或人口,有面积超大的俄罗斯作为上合组织的发起国之一,当然拉高了这个组织的地理覆盖面;而把中国和印度的人口算进去,这个组织的人口比重就抬高了。但是,除了俄国、中国、印度之外,剩下的6个成员国的面积就小了,人口也不多。

最重要的是,其中4个成员国都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与俄国有一些依附关系,而这4个国家本身在国际事务中都没多少重要性,更谈不上影响力。至于该组织的其它成员国当中,巴基斯坦是中国拉进去的,而俄国就拉了巴基斯坦的对头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并没有共同价值观,宗教方面有巨大差异,而各自利益也有很大冲突,只是在若干问题上有一些共同的兴趣。

当初成立这个组织时,这些成员国共同感兴趣的是为中国或俄国站队,帮中、俄对抗西方国家吗?当然不是。它们一开始共同的兴趣其实是反恐这个很窄的课题,重点是当时很活跃的中东地区恐怖主义团体对周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上合组织成立3个月之后,9·11就发生了,恐怖分子劫持美国国内航班的几架民航机,撞击了纽约的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9·11之后,美国开始全力打击恐怖组织,世界上反恐的主要角色就变成了美国和北约成员国的军队和情报机构;而中国站在一边“看戏”,上海合作组织也就不那么关注反恐了。

四、上合组织为何一事无成?

上合组织不关心反恐之后,确实曾试图转变合作重点,把重心放到维持中亚、南亚地区的和平以及经济合作方面来,但基本上一事无成。

首先,在维持中亚和南亚地区的和平方面,上合组织成员国各自的利益摩擦太大,其中一些成员国之间甚至有很多由来已久的深层矛盾和对抗,根本无法调和。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彼此严重对立,各自的核导弹对准对方。虽然印度与俄罗斯有传统友谊,巴基斯坦是中国的盟友,但中俄两国完全无法缓解印巴对立。此外,笔者撰文之时,上合组织成员国吉尔吉斯和塔吉克斯坦之间刚爆发激烈的边界冲突,俄、中两国或上合组织均未能有效阻止双方的冲突。显然,上合组织其实无法充分有效地维持成员国之间的信任与和平。

西方国家有些人曾认为,上合组织是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中亚地区安全保障集团,可以被视为北约未来在东方的一个制衡机制。实际上,上合组织成立20多年来,在区域防务方面最大的特点就是彼此不合作;不但不合作,反而上合组织的发起国中国去年就与成员国印度发生了边界冲突,双方的对峙到今天也没解决。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 Jaishankar)8月18日在泰国曼谷的朱拉隆功大学发表题为《印度就印太地区之愿景》的主题演讲时表示,印中两国关系目前仍处在“极度艰难”阶段。

至于经济合作方面,李克强曾经提出建立中亚自由贸易区的建议,而俄国却视此为中共倾销商品、控制中亚国家的企图,结果李克强的建议就被束之高阁了。为什么俄国对中亚自贸区不感兴趣?原因在于,中亚的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一直是俄国的势力范围,中国想通过经济合作拉这些国家靠拢中国,遇到了俄国的抵制。俄国自己不需要出面,就让这些中亚国家自己拒绝与中国发展经济合作。

如果建立中亚自贸区,中亚国家很容易沦为中国廉价商品的倾销地,俄国的西伯利亚以东地区早就已经如此了。俄国之所以不希望中国通过中亚自贸区赚取大量出口收益,是因为中亚国家没有多少可对中国出口的产品,自贸区只会造成这些中亚国家的高额贸易逆差,于是先造成这些国家外汇短缺,若改用人民币结算,这些中亚国家就变成了中国的经济附属地,甚至可能被迫用租借资源产地或城市建设用地来抵还人民币债务。

五、上合组织无用,中俄关系变“铁”?

美国之音去年6月15日曾刊登过一篇关于这个组织成立20年后进展情况的报道,标题是《上海合作组织20年:矛盾关系犬牙交错,形式尚存步履维艰》。此报道结尾的一句话可以说是画龙点睛,“上海合作组织,一个把西方国家和价值观完全排除在外的国际组织,尽管20年来内部矛盾重重,完成的建树寥寥无几,至少在形式上依然顽强存在。”此语幽默,其含义可以被解读成,基本上这个组织毫无作用,只是勉强支撑着不解散而已。

而中国的相关专家对上合组织的看法,其实和美国之音差不多。去年6月18日,上海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他的结论是,“外部质疑上合组织的作用很有限,连成员国内部的问题都不能完全解决。”他还披露,中俄之间、中国和中亚几国之间,都有很大的不信任。

虽然现在中国想利用一下上合组织,为巩固自己的大后方打基础,但如此一个功能松散、内部矛盾重重的组织,要承担中国期待的“使命”,何堪重任?仅举一例,最近中国的太空监测船不顾印度反对,坚持停靠斯里兰卡的港口,印度驻斯里兰卡高级专员公署就首度指控北京让“台海军事化”。

中国想在地缘政治上改善周边关系,东面是没有希望了,因为日本、韩国都感受到中国军事扩张的压力;中国的西南面有印度这个大国的抵制,只有北面的俄国是它唯一可以拉拢的对象。而上合组织能否成为中、俄两国主导的战略联盟,最关键的是这两国之间的充分信任。恰恰在这一点上,中、俄两国只能策略性地互相利用,却无法真正建立充分信任。

现在中国处理中俄关系,一方面是支持俄国入侵乌克兰,换取俄国默许其威胁台湾之举;另一方面则利用俄罗斯需要分散能源出口市场的战略选择,中国自己也有分散能源供应渠道的需要,双方一拍即合。最近中国和俄国签订了协议,双边能源贸易的支付手段不再用硬通货,中国买俄国更多的天然气和石油,一半用人民币,一半用卢布。这种做法既支撑了俄国卢布的汇率,也省去了中国的美元开支,因为中共的外汇储备已经很紧了。而俄国也需要从中国大量进口消费品,其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大部分超市里卖的都是中国商品,俄国可以用卖能源拿到的人民币支付从中国进口消费品的开支,同样可节省硬通货支出。

但是,这种策略性的相互需要并不见得能成为长期紧密的战略联盟之可靠基础。我9月13日在本台发表的文章《“二十大”习近平连任之际的内外处境》分析了俄中关系的三个长期阴影,那才是决定中俄关系的根本因素,此不赘述。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