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computing, NFT,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9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哈萨克斯坦开展国事访问,并在15-16日,参加了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这是习近平自covid-19疫情爆发之后,近三年以来的第一次出国访问,自然引起了各方关注。此外,本次上合峰会举行之际,正值俄乌战争局势变化的关键时刻:乌克兰近期大举反攻,收复了乌东地区的大片失地。这使得峰会期间,习近平与普京的会面更加引人注目。但在这个焦点之外,我认为还应当引起关注的另一件事,就是这次峰会让外界看到的上合组织的一些真相。

这个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成员国除了中国和俄罗斯,还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和中亚国家,被认为是中俄在抵抗西方阵营压力时的重要工具。现在伊朗也即将加入,大有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法西斯国家联盟的样子。但上合组织貌似气势汹汹,实际上如果仔细推敲可以看到,其内部成员国彼此之间分歧很大,中俄希望联合其他成员国对抗西方的愿望恐怕会落空。原因有三:

首先,作为上合组织的创始成员,中国一直试图主导这一组织,但这一努力似乎并不成功。这次峰会主题散漫,但习近平有备而来,他在峰会的讲话中特别提到“要防范外部势力策动‘颜色革命’,共同反对以任何借口干涉别国内政”。可见,习近平始终担心民主国家会颠覆中共政权,希望得到同盟国的支持。但在会议结束后成员国发表的集体宣言中,只提到了不允许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借口干涉他国内政,完全没提到习近平最重视的反对颜色革命的内容。由此可见,中国拉拢其他成员国一起反对西方的愿望基本落空,中国在上合组织内部并无实质领导权。

其次,本次峰会正值俄乌战争的关键时期,普京此次参会,目的也包括寻求其他成员国的支持。但印度总理莫迪在和普京的会面中,直接敦促俄方结束乌克兰战争,回到和平对话的道路上,并称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在会议直播中,莫迪开场就用印地语对普京说:“我知道今天的时代不是战争时代,我们在电话中与你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面对莫迪如此不给情面的批评,强势的普京也只有低调回应: “我知道你对乌克兰冲突的立场,以及你不断表达的担忧,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尽快制止这种情况。”莫迪当面呛普京,显示这个联盟没有老大,中俄的核心地位只是徒有其表。

最后,峰会期间,伊朗签署了加入上合组织的备忘录,在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该组织近16年后,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伊朗加入上合组织,主要目的是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扩大与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缓解西方贸易制裁带来的压力。但是,美国在2018年退出伊朗核协议后,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一直在持续,上合组织内部一些遵守美国制裁的成员国始终对伊朗存有疑虑。虽然在2021年的杜尚别峰会上,伊朗外交部克服重重困难,获得了全体成员国的同意,但可以预见,伊朗的加入会让上合组织要处理的问题更加复杂,成员国之间彼此协作的难度更大。联盟最后很可能会沦为只有空谈,没有行动的“嘴炮帮”。

所以,以中俄为核心成立的上合组织,看似是两国拉拢周边国家对抗西方压力的联盟,但由于内部成员彼此之间在很多问题上分歧较大,无法形成共识,注定会是一批乌合之众,难以威胁民主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