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virtual studio set, ideal for green screen compositing.

九月十九日,是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举行葬礼的日子。英国举国同哀,世界领袖和全球王室共聚一堂,对这位广受百姓爱戴的英国君王献上最后致意。整个伦敦市区从周末以来出奇沉静,商家们纷纷宣布周一停止营业哀悼女王,游人如织的皇家聂政公园周末也悄然关闭。

深秋中的英伦因为这场廿一世纪的君王葬礼,沉静中透露着肃穆。当代各国,没有一个国家的仪典可以像英国如此隆重精准。但这个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七十年统治下,从没落帝国走上多元化族群和社会的古老王国,在女王葬礼结束后,面对的将是一个未知与动荡的未来 — 伊丽莎白二世辞世,象征着一个世代的结束,人们记忆中的大英王国也正在消逝中。

当全球聚光灯照亮英国时,英国内政外交正面对着史无前例的审判时刻。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辞世前两天才上台的英国首相特拉斯说,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是“建立现代英国的基石”。那么,这位以佘契尔夫人2.0版自居的英国新首相和英国新君查尔斯三世国王,将如何在这个基石上,带领英国渡过当下面临的团结和信心危机?

做为一位被全球领袖熟知尊敬的君王,伊丽莎白二世领导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56个英联邦国家。这些尊奉英女王为虚位元首的国家中,许多国家已表态: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将是他们的最后一位虚位元首。女王逝世,不可避免地将削弱英国的影响力和英国的“软实力”。查尔斯三世国王是一位对环保、人权和国际政治,以及政府政策有看法与观点的王储,登基为君王后,即使恪守君主立宪体制下君王“高于政治”原则,恐怕也无法维系英女王在位时的英联邦国家版图。

由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组合的大英联合王国,在后伊丽莎白二世时代,则可能面临解体挑战。

领导苏格兰议会、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已提出拟在明年十月,举行二次独立公投。2014年首次独立公投时,苏格兰选择留在大英联合王国;二次公投若如期举行,客观情势与2014年将大不同。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选择留欧的苏格兰对英国脱欧始终无法释怀;加上脱欧后,英国内政混乱,经济衰退,苏独声浪只会上升不会下降。

北爱一直是联合王国中统独之争最剧烈的区域,英国脱欧突显隶属英国的北爱和位于南方的欧盟成员国爱尔兰共和国间地缘文化上的紧密关系,以及北爱和平协议的重要性。美国拜登政府已警告特拉斯不要撤销北爱协议,危及和平,足见南北爱维持和平现状的重要性。这同时意味着,被视为英国脱欧成功试金石的美英贸易协议可能会因而受阻。

做为英国首相,在内阁制下,由不到18万名白人男性为主、平均年龄57岁的保守党选出的特拉斯,缺乏选举授权和民众支持,遑论英国当下迫在眉睫的能源危机和经济问题。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驾崩后,她的子民将迎向逾半世纪以来英国民生最寒冷的冬季,这不是女王在世或她的继承者查尔斯三世国王可以扭转的事实。

做为一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王国之一,历经日不落的帝国荣光,共和派人士想摘下英国皇室顶上的王冠仍需要一段时间。但退出欧盟后,英国孤立地被排除在欧洲集体决策之外。在“全球英国”的外交政策下,英国正走向一个孤独的道路。一个连邻居都处不好的国家,如何走向全球?无论从任何角度衡量 — 国内生产总值(GDP)、货币、债务、影响力、军事实力 — 英国不是在动摇,而是在沉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