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exposure the city and clouds technology,Futuristic computer digital Abstract background.Big Data Concept

摘要

1、产能周期视角下,煤油气供给压力几何?

1)长期低资本开支决定2~3年内产能上限是硬约束。长周期来看,我国过去5~10年老能源的产能持续去化,其中,2013年至今,煤炭年均投资负增,产能去化维持了8年,油气的产能去化始于2016年,因此煤炭产能去化更加彻底。一般而言,煤矿的开采周期大概是3~5年,油田约2~3年,也就意味着在中短期(2~3年)内我国老能源的产能基本处于低位运行状态,煤炭的产能释放更难;

2)弱需求下的高产能利用率,预示着产能释放接近极限。产能利用率来看,2022年Q2煤炭和油气的产能利用率都达到了历史高位,需要注意的是,我国二季度GDP增速仅0.4%,也就是说,即使在疫情冲击下的衰退环境,我国老能源供应依然吃紧,说明在过去多年产能持续去化的背景下,煤油气的产能上限目前都不高,核增产能的空间和持续性极其有限,未来需求回暖或者外部扰动加剧都将进一步激化老能源的供应压力。

2、双碳视角下,老能源保供的故事还要延续多久?

1)从我国能源生产结构变迁来看,虽然近几年光伏、风电产业迅猛发展,但其占比目前仅5.8%,而煤炭则占据67%的国内能源供应,因此当下保供的重任依然需要老能源(尤其是煤炭)来承担。

2)但当下老能源的保供困境在于两点:其一,“双碳”目标导向下,未来煤炭需求触顶回落的预期导致煤企在长期没有太强的资本开支意愿,但实际上煤炭的需求依然在增长;其二,2016年至今我国能源外供已有回落态势,能源消费和生产的年均增速分别为3.5%和4.6%,当下地缘局势动荡、叠加全球能源价格长期中枢上移,倒逼我国降低能源进口依赖,未来两者的差值将进一步扩大。因此,在煤炭需求达峰(预计在2028年附近)之前,煤炭供需紧平衡的局面不会出现扭转,保供的故事仍将延续。年底附近若进口依然未见好转,用煤旺季保供压力将再次加剧。

1. 产能周期视角下,煤油气供给压力几何?

1.1. 长期低资本开支决定2~3年内产能上限是硬约束

长周期来看,我国过去5~10年老能源的产能持续去化,其中, 2013年至今,煤炭年均投资负增,产能去化维持了8年,油气的产能去化始于2016年,因此煤炭的产能去化更加彻底。一般而言,煤矿的开采周期大概是3~5年;油田开采周期大概是2~3年,也就意味着在中短期(2~3年)内我国老能源的产能基本处于低位运行状态,煤炭的产能释放更难。

1.2. 弱需求下的高产能利用率,预示着产能释放接近极限

从产能利用率的角度来看, 2022年Q2煤炭和油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4.3%和92.3%,都达到了历史高位(煤炭由于存在“僵尸矿”,因此实际可以开采的煤矿产能利用率上限应远低于100%),需要注意的是,我国二季度的GDP增速仅为0.4%,也就是说,即使在疫情冲击下的衰退环境,我国老能源的产能利用率依然在高位运行,这说明在过去多年产能持续去化的背景下,煤油气的产能上限都不高,核增产能的空间和持续性极其有限,未来需求回暖或者外部扰动都将进一步激化老能源的供应压力。

2. 双碳视角下,老能源保供的故事还要延续多久?

从我国能源生产结构变迁来看,虽然近几年光伏、风电产业迅猛发展,但其占比目前仅5.8%,而煤炭则占据67%的国内能源供应,也就意味着煤炭增加1%,等价于风光电增加11.6%,因此当下保供的重任依然需要老能源(尤其是煤炭)来承担。但当下老能源的保供困境在于两点:

1)除了前文所说的2~3年内产能上限的硬约束,更大的问题在于,“双碳”目标导向下,对于未来煤炭需求触顶回落的预期导致煤企在长期没有太强的资本开支意愿,但实际上煤炭的需求依然在增长。因此,在煤炭需求达峰(预计在2028年附近)之前,煤炭供需紧平衡的局面不会出现扭转,保供的故事仍将延续;

2)此外,2016年至今我国的能源供应开始强调自主可控,外供已有回落态势,当下地缘局势动荡、叠加全球能源价格长期中枢上移,倒逼我国降低能源进口依赖,过去五年我国能源消费和生产的年均增速分别为3.5%和4.6%,未来两者的差值将进一步扩大,也就意味着老能源保供压力加剧。

本文节选自《【国君宏观】老能源保供的故事还要延续多久?——能源“不可能三角”系列二》,作者:国泰君安证券董琦、韩朝辉,来源:国君宏观研究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