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联储突然提高“准备加快加息步伐”的调门,令市场惊惧。

3月7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听证会时称,如果所有数据都指向有必要加快紧缩措施,“那么美联储将准备加快加息步伐”。这番表态迅速提升了对美联储重新扩大加息幅度的预期,市场预期利率峰值接近6%,美国股市和国债市场也出现大幅震荡。

3月8日,就在美联储发声第二天,美国硅谷银行爆出约18亿美元税后损失的利空消息,该利空迅速发酵,不到48小时,硅谷银行就被监管机构清算而正式倒闭。虽然美联储强调“美国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足,美国金融体系具有弹性”,然而美国市场却认为硅谷银行是“美联储加息过高过快的牺牲品”,“美联储加息引发的连锁反应不会就此结束”。

2022年3月至今,美联储已连续8次加息,其中连续4次加息幅度达到75个基点。去年年底以来,美联储一度放慢步伐,在最近两次货币政策会议上调降加息幅度。不过,在经过数据权重调整、高官频频吹风等操作后,美联储近期又开始强化加息预期。这种时紧时松的反复加剧了市场机构对美国经济突破临界点加速下行的忧虑。分析认为,一些因素致美国政策基调不稳,而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政策基调“摇摆”对世界经济增长带来严重扰动。

一方面,政策目标在抑制通胀和避免衰退之间犹豫不决。美既要通过加息降低通胀,又不断试图令加息导致的需求减速处于可控水平,确保经济不至于过度收紧而陷入衰退。有分析指出,这种近乎“走钢丝”的政策调控,会令经济对政策调整的时机、力度和连续性高度敏感。

另一方面,持续加息累积的风险正在逼近临界点。从内部看,美国利率区间已达4.5%—4.75%的水平,对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和信用卡等众多其他消费债务产品的压力在加大,美国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中短期内将面临严峻的政策环境。从外部看,加息会在新兴市场国家和不发达经济体引起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带动进口商品价格上涨,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债务膨胀,引起诸如外汇短缺、通胀加剧、财政赤字增加和政局不稳、社会动荡等“副产品”。多家机构近期表示,若美联储持续提升利率,“新兴市场资产将面临更多痛苦考验”。同时,美加息抑制需求增长,对全球贸易的负面外溢影响也早已显露。世界贸易组织报告指出,全球货物贸易增长势头减弱已从去年四季度延续至今年一季度。

美联储收紧政策令市场情绪不断恶化,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在迅速放大。有分析认为,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或衰退会降低其海外需求并殃及对外投资,一旦无法有效应对,“就有可能出现国家和企业债务违约,进而导致货币危机、银行危机和金融危机乃至国际金融大动荡”。看来,美国财政部、美联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在刚刚这个周末加班加点出台救市政策,并非无的放矢。

(来源:《经济日报》 )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