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即将访问中国,外界关注继去年11月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后,这次访问是否意味着美中关系将走向改善?美国国务次卿费尔南德斯周二在一场研讨会上指出,美国对中国的宏观战略并未改变。

 

布林肯即将访华 海外人权团体和家属有什么诉求?
专家:美中两国短期内难以展开经济合作
专家:美中竞争 需警惕理工科人才流失
布林肯访华将就美中竞争展开对话

 

就在中国兔年春节到来前的两天,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微博和推特页面上放出了几段祝福农历新年的视频。其中一段视频中,在疏朗的天光下,有美国和中国面孔的使馆人员穿着火红的衣裳,随着有中国风的音乐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合作、竞争与较量

这些社媒上微小的举动似乎都在暗示美国对中国积极、友好的态度。但回到政策层面,美国的对华政策似乎并没有那么明朗。

周二(1月24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行的研讨会上,主持人对主讲者的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次卿何塞·费尔南德斯(Jose W. Fernandez)第一个提问,就是拜登政府将如何平衡与中国之间的合作、竞争与较量的关系。

去年5月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美国对华政策的演讲中,布林肯精炼地概括对华政策的三个要点,“对中国人民,我们将抱着信心去竞争,在凡是有可能的地方去合作,并在必要的时候去较量。”

费尔南德斯在会议上说,中国对国际秩序和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关系都有不同的愿景,这是美国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他介绍,为了与中国进行竞争,美国必须提供对未来的一种愿景,“当中国说民主不能解决今天的问题时,我们必须展示出,民主是能起作用的,这一愿景必须说清楚。”

费尔南德斯也强调,必须要提升美国自身的实力。他提到了去年拜登总统签署的高达2800亿美元的《芯片法》。但他也强调,必须要和盟友和伙伴合作,也必须要依靠私人机构,这是美国的优势。

 

2023年1月24日,美国副国务卿费尔南德斯(Jose W. Fernandez在CSIS智库研讨会上。(视频截图/CSIS)

另一面,费尔南德斯也指出,美国有很多方面要与中国合作,“气候变化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需要和中国合作,还有健康问题等等,我们这样的国家太大了,也太重要了,没有理由不一起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

在谈到美中之间的较量时,费尔南德斯强调,美中都很清楚彼此的差别,美国要做的是去为公司和工人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在具体事务上,他提到了环境标准,对国有公司的资助,以及产能过剩等问题。

费尔南德斯说,美国的对华政策总体上并没什么改变,可能只是某些细节上有所调整。

为布林肯访华预热

费尔南德斯的这个讲话恰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即将访华前夕,《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认为,费尔南德斯的讲话实际就是对布林肯访华的预热。

李伟东也注意到美国驻华使馆新年前后的动向,他认为,这些信号显示出美国政府想要主动和中国采取缓和政策,“这可能也是拜登的意愿。明年全世界的经济火车头或经济引擎肯定是中国,而美国和欧洲都处于某种半衰退状态,美国在经济上要和中国合作。而且中国持续减低美国的债务,美国要解决债务危机的问题也有难处,美国在这个方面有求于中国。”

但在拜登政府试图与中国保持沟通的同时,美国国会却显示出不同的动向。1月10日,在两党的支持下,美国众议院顺利通过了成立“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的法案,以应对中国的挑战。

另据华盛顿媒体《酒杯新闻》(Punchbowl News)周二报道,有美国官员透露,国会众议院新任共和党籍议长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可能于今年春天访问台湾,美国国防部为此已经着手准备。

李伟东分析,实际上中国也想缓和与美国的关系,但面对美国行政和立法两个部门发出不同的声音,中国方面可能会产生迟疑,对布林肯访华未必有利,“中国方面有几个需求,包括不希望麦卡锡议长访问台湾,也不希望美国邀请蔡英文访美;贸易关税能降下来;另外,在中美俄关系上,不要逼迫中国选边站等等。”

李伟东不太看好布林肯的访华之行,他认为,布林肯这次或许能在一些非关键领域和中国达成某些合作的意向,但在关键领域,尤其是台湾问题上,不会有什么进展,因为受限于国会的压力,美国政府不太可能有所让步。中美双方在台湾问题上最多就是互相表达立场,力争不冲突,并管控风险。

 

记者:王允    责编:郑崇生    网编:瑞哲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