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graph digital concept

CDT 档案卡
标题:面对佩洛西窜访台湾,普通中国人能做的最有力的“回击”是什么?
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发表日期:2022.8.3
来源:微信公众号“海边的西塞罗”
主题归类:爱国主义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安心工作,努力生活,把你自己的日子过好,这就是当下你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爱国。

各位好,前天写了《佩洛西这一趟“窜”或不“窜”,中美间的某些巨变都正在发生》一文,预测佩洛西大概率会窜访我国台湾地区,然后昨天夜里,这个预判真的应验了。

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泰山不为目明。其实通观那篇稿子,会发现无非说了些国际政治的一般常识。国际时事不是玄幻小说,只要能诚实的基于这些常识进行合乎逻辑的推理,而不是基于自己的主观愿望或想象YY,得到一个靠谱的预判,还是比较简单的。

那我们今天就再基于一些常识和目前能得到的信息,尝试推理一下有关此事的一些别的判断:

昨天写《不可轻言的“必有一战”》一文时,下方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在此时宕开一笔?为什么不学着其他有些公号,分析中美会不会随着佩洛西在台湾地区的落地而擦枪走火,甚至“中美大战”?

嗯,这倒是我疏忽了,我之所以没写,是因为我完全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性。更没想到昨晚某博因为担心或期待这个的人太多,而一度崩掉了。

其实,哪怕看一下新闻联播,你就会发现:佩洛西窜访台湾的行为虽然严重践踏了我方底线。但中美双方因此事发生战略误判而擦枪走火,甚至掀桌子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几乎不存在。

原因是早在佩洛西动身前的28日晚,中美领导人就曾通了电话。当时的官方报道说法是“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以及双方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坦率沟通和交流。”熟悉我国外交辞令的朋友,应该知道“坦率沟通”意味着什么。

而且报道还特意强调,该通话是“在美方一再要求下”进行的,结合佩洛西窜访台湾的行为,将这两个消息结合起来看,那么拜登一定要打通电话的意图就十分明显了。就是为了给这老太太之后的“放火”行为提前灭火。力求把其对双边关系的影响降到最低。

当然,佩洛西这种踩中方红线的行为是必然招致强烈反制的。但既然这通电话打成了,中美之间因此事发生最严重战略误判,“擦枪走火”,甚至像某些人说的“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因为双方都是理性人,只要有沟通,不误会,都尽量不会走到那一步。

另外,我看到这几天网上一直有种说法,鼓吹“佩洛西窜台是对台动武的最好时机”。

其实,稍有政治或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说法“一眼假”。完成统一,即便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动武,佩洛西窜台期间也不会是什么“最好时机”。

因为对中国来讲,动武的最理想情况是美方不愿或迟疑犹豫、来不及插手介入台海事务的时刻。选在佩洛西窜访期间动手,不仅会给美方介入的口实,还赶上了美军驻印太的第七舰队正因此事高度戒备,随时可能插手的当口。

这样的时间点,说是“最糟糕时机”可能都不为过,何来“最好时机”一说?

当然,说要尽量避免美方介入,并不是说中美军队硬碰硬我们就一定拼不过,但孙子兵法有云:“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打仗和外交博弈一样,讲究的是尽量调动对手按照你的计划来,而不是被敌方牵着鼻子走,预判你所有出招。试想,佩洛西去窜访,我们就立刻动手,这怎么说也都有点“致于人”的味道,岂不成了刚好攻其有备了?

而且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不说,战争遇到的任何一道堑壕,可都是要由战士们的生命去填的。统一后两岸战争伤痕的弥补也要花很大的代价。所有这些,都要求这场万不得已时才会打响的战争,必须寻求一个阻力最小的时间点,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而佩洛西窜访、美军介入可能性增大的这当口,正是阻力最大的时候,显然不是什么“最好时机”。

将这博弈双方的动作、利弊综合起来看,你就会发现中美之间随着佩洛西在台北落地而擦枪走火、甚至大打出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你是担心这一点,其实昨晚完全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

但如我在《中美间的某些巨变都正在发生》一文中已经说的,佩洛西此次窜访真正带来的危险,是中美关系极有可能因为她点的这把火,而进入一个持续下行曲线当中。就像1997年众议长金里奇窜访台湾之后,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将中美拉入危机边缘一样。

但值得注意的是,25年以前的那场中美外交波折是在冷战后全球化加速的大背景下发生的——所以中美之间每当有危机发生的同年,都会有“解毒”的反危机发生。

1997年,金里奇窜访,但同年香港回归。

1999年,驻南大使馆被炸,但同年澳门回归。

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发生,但同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

后面的三件利好一定程度上驱散了同年早前发生的三场危机给中美关系抹上的阴云,舒缓了公众的情绪。也让两国关系如一道“爆炒冰激凌”,时冷时热,却又能彼此互济。

但25年后的今天,很多情况不同了,如今世界在“逆全球化”的乱流中挣扎,贸易脱钩、疫情肆虐、经济危机。所有这些外部环境都可能为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火上浇油,而不是釜底抽薪。

所以25年后,面对相似的关系下行趋势,保证中美关系不翻车的难度,比上一次大大增加了。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两国关系能继续维持和平稳定,毕竟这些年里大家生活水平的改变有目共睹,而这种生活的基石,是以中美关系的平稳作为基础的。我们希望并且应该力争这种和平、稳定和发展能够延续。

所以我觉得希望自己的生活好,也希望我们的祖国好的中国人,此刻的心情应当是满怀担忧,而又祈愿和平的。但我觉得有点奇葩而不解的是,我遇到的不少人,在谈及佩洛西窜访这件事时,总感觉他们有一种怪异的兴奋感。

今天,我从故乡返回所住的城市,下高铁后打了个出租车,出租司机师傅显然是个闲不住的人,一边开车,一边听广播里的相关报道,一边嘚吧嘚吧的跟我侃了一路的“是时候动手了”的问题。

什么双方导弹、舰艇、火炮、兵员对比怎么怎么样,美第七舰队怎么怎么外强中干,台军怎么怎么扶不上墙,开战之后多长多长时间一定能拿下来。也不知他从哪儿听来的,滔滔不绝、语气坚定、说的眉飞色舞,若不是我提醒,高架路口他都差点下错了。

下车结了账以后我在想,为什么这位司机师傅谈兴这么浓呢?

走到家时我想明白了,问题就在于:司机师傅把谈这个事儿当做了他的一项消遣,幻想自己在台海地图上拿着红蓝铅笔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帮他从手头上忙的这项枯燥而辛苦的驾车工作中解脱了出来。让他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所以他爱关注这件事、爱谈这件事。就像小学时代的我们一听到下课铃就喜欢冲出教室疯跑一样。人的精神需要偶尔生活在别处,以此获得一种解脱。

而你观察一下也会发现,对“佩洛西窜访”这个话题谈的最兴奋、最主战的很多人,与这位师傅都有着相似的特质,他们都把这事儿看的很远,把打仗想象的很轻松。所以才藏不住谈及此事时那份随时可能侧漏的豪气。

爱国当然是好的,但我觉得司机师傅嘴上说说的“消遣式爱国”,离我认为真正能派上用场的真正爱国主义,至少还差着“三重门”。

第一道门,是必须得让他们远离战狼营销号,而多读一些切实的分析。认识到台海危机绝非远在天边的“国家大事”,一旦严重起来会关乎我们每个人切身利益。尤其是战争若真的爆发,每个人受影响则更加重大。疫情以来,我们生活受的干扰大家有目共睹,而若战端一开,影响可能更甚百倍千倍。一个人只有在认识到这些之后,才会真正严肃、认真的去权衡、讨论此事对自己、对家人乃至对国家的利弊。

简而言之,就是完成对“国家大事”的“去消遣化”和“认真化”。你只有先了解了“国家大事”到底是什么,才能真正开始爱国。

而在跨过第一道门后,人们很自然的会来到第二道门前——逃离对战争充满浪漫色彩、像打《红色警戒》一般的幻想,珍视自己眼前平凡但安稳的生活:安心上班,踏实工作,在家孝敬父母、在外友善待人、条件允许的话努力攒点钱,买房安家、找个相爱的人结婚,生一个或几个孩子尽心抚养……

简而言之,就是努力生活。

是的,我觉得努力生活也是真爱国的一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国家是时间河流上的行船”。最终决定大国博弈孰胜孰败的,不是战争而是时间,哪个国家有更大的发展后劲儿,人们能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经济、文化、科技连带的国力一起日新月异,哪个国家就能在博弈中占据不可比拟的优势。不用“必有一战”,也最终能赢得博弈。

翻遍历史,我从没有看到过哪个国家,是人民把日子过的浮皮潦草,却能让这个国家长久称雄世界的。

所以对和平时代的普通人来说,努力生活,这就是最现实、也唯一最有用的爱国主义。眼下佩洛西虽然窜访了台湾,但和平依然在持续。所以不要总沉迷于在网上高喊什么“抛弃幻想,准备战斗”。你的家人、你的生活、你的国家,还要求你把工作干好、把书读好、把日子过好。踏踏实实的活着,此时就是最好的爱国。

当然,在朝向最伟大的爱国主义的路上,还有最后那一扇门——那就是如果真到了不得不战的那一天,你愿意把之前努力生活得来的这一切,都毅然决然的抛弃,牺牲掉。

你省吃俭用的积攒了一点积蓄,愿意看着它们在战时的通货膨胀中化为废纸。你劳心劳力买下了一所房子,愿意看着它随着敌人的野蛮轰炸化作废墟。你倾注毕生心血抚育了一个儿子,愿意将他送上战场,为国捐躯……

明明努力生活、热爱生活,却又能在危难临头时,看着努力生活的结晶化为乌有,却毫无怨言,慷慨赴义。在我看来,这才是最可敬、最崇高的爱国主义。

但我觉得这种高尚的爱国主义,就像一个人谈恋爱、生孩子一样,是必须亲身经历才有资格说自己行的。没到了那个关口,谁也不要妄言自己就一定有这种爱国主义。

毕竟,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在国内时高喊爱国口号、豪言“美国三年内崩溃”,跑到美国去转脸就骂国内韭菜傻逼的伪君子,咱这几年见太多了。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良臣。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这种牺牲式的爱国,是危难试出来的,不是用口号喊出来的。我们无比憧憬和缅怀那些危难关头为大众利益勇于自我牺牲的英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因此将自己刻意置身危难。

而与个人的爱国升华同步的,一个国家的力量也会经历三重门:

当大多数国民不再把谈论国家大事作为一种逃离生活的消遣与意淫,而严肃、理性的进行讨论时,这个国家就跨过了第一重门,获得了不被狂乱民意裹挟、逼迫,在错误的时机作出错误决断的定力

当大多数国民努力生活、把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时,这个国家就跨过了第二重门,获得了与其他大国长期较量,持久博弈的耐力

而当大多数国民真的愿意为了捍卫自己生活方式和劳动成果,不惜为国捐躯时的,这个国家才会跨过第三重门,获得了万不得已时为核心利益亮剑的勇力

与个人的爱国精神一样,这三重门的次序是无法颠倒的。我们都应该想想,我们站在哪个门槛上。

也许,在战火未燃之前,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能否跨过那第三道门。

那么,在此时此刻,最好的爱国主义是什么?

就是努力去过你自己的生活。追你自己的幸福就是为国家追幸福,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让你的生活越过越有劲儿,就是在为国家积攒后劲!

因为我们这样做,就是在为我们的国家积攒持久博弈的耐力,为国家的崛起争取时间。

想起了昨天那篇文章一位读者给我的问题:小西,你说大国争衡,最后拼的就是时间站在谁那一边。那万一时间不站在我们这一边咋办?

这就是我的回答——最终,时间站不站在我们这一边,取决于我们每个人自己怎样过我们的生活。

安心读书,踏实工作,努力生活,这就是爱国,也是你我这些普通人对窜访的佩洛西最有力的回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