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每接近一天,大厂“打工人”于西西的焦虑就增加一分。春节临近,令人窒息的催婚大戏即将上演。

  这不是她一个人的烦恼。由于工作节奏快、社交圈窄,又往往有着过高的期待,脱单成为许多大厂青年共同的难题。

  为了脱单,他们使用过婚恋交友软件,给豆瓣相亲小组里的女生/男生发过邮件,也在剧本杀、飞盘等活动中寻觅心动的另一半,甚至将目光转向朝夕相处的同事。

  这批拥有高学历、高收入和大厂光环的年轻人,或许可以接近完美地完成工作KPI,拿到丰厚的年终奖。但是对于“脱单KPI”,他们总是显得力不从心。

  2021年11月初,一个名为“大厂985交友相亲文档”的链接在大厂青年中流传开来,里面登记了许多互联网公司单身青年的信息。

  “一个月浏览量超过30多万,进入社群的用户有20多万。”这份文档的创建人、相亲交友平台“甜爱路”创始人深谷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深谷是做情感咨询出身,曾任职于腾讯。因身边男同事存在脱单难题,他拉了微信群手把手“教学”,包括如何约会、约会场合穿什么、聊什么话题、如何构建亲密关系等等。后来有需要的人越来越多,他慢慢做成了相亲交友平台。

  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深谷团队还推出了面向社恐人士的交友平台“飞鸽传书”。

  拥有高学历、高收入、自带大厂光环的青年,并未因这些优势而拥有脱单优先权。

  在携程工作时,陆雨所在部门近20人,有一半人单身。许倩加入了三四个活动群,每个群里都有十来个大厂朋友,全部单身。“男生、女生都在找对象,奇怪的是两拨人各找各的,互不相干。”

  曾在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工作的于西西观察到,身边有对象的大厂朋友,大多是从校园恋爱谈起的,单身朋友的状态则一直很稳定——万年单身狗。

  大厂青年脱单难,大厂程序员尤其难。

  深谷的用户中,大厂程序员占比近40%,他们或许工作能力突出、收入不菲,但普遍被认为缺少浪漫情调、直男作风、难以提供情绪价值。“女生对这样的男生总是缺点感觉。”

  据深谷分析,认识初期,学历、收入对女生来说或许是加分项,但随着沟通深入,女生开始注重内心和相处时的感受。“如果跟另一个人不来电,她们也会果断结束一段关系。”

  而大厂青年自己也有摇摆不定的时候。不菲的收入能支撑起较高质量的生活,这让他们觉得:单身也挺好,有对象不一定会幸福,或许还会降低生活质量。这种想法让他们在“急于脱单”和“保持单身”之间来回徘徊。

  许倩按照重要程度顺序列出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10件事,包括健身、提升写作能力、开启副业、滑雪、学尤克里里等等,恋爱也在其中,只不过被排在了第9位。

  在这些待办的事项中,“找对象”是唯一一件无法确定回报值的事情。在列清单之前,她原本觉得谈恋爱很重要,“列完之后才发现它真的是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被删除。”

  当自己有了更高的目标后,谈恋爱就不再是生活的中心。

  许倩觉得,谈恋爱主要解决了两个问题:繁衍后代、避免孤独。前者源于世俗和父母的压力,对于后者,“只要自己变得充实了,也不会感到孤独”。

  相比之下,去大千世界筛选合适的人提供高质量陪伴,难度太大,她宁愿将时间投入到能提升自己、快速看到效果的事情上。

  许倩享受单身生活,只不过周围的人总是会给她带来焦虑。看到同学、朋友一个个脱单、结婚,再加上父母催婚,一种无形的压力又向她袭来。

  阻碍大厂青年脱单的一个因素是高强度的工作模式。

  正常情况下,许倩9点多下班,如果赶项目,则会延迟到11点多,新项目开启后更是要连续加班一两周。

  如此一来,恋爱、约会只能被排在加班后或者周末。

  工作已经榨干了精力和脑力,比起打起精神与暧昧对象聊天,一段安静的独处时间对此时的他们似乎更为重要。

  “有时候对方聊得很起劲,我只想尽快结束,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视频、电影、小说、书。”许倩说道。

  优越感也是他们脱单的桎梏。

  “优秀的自身条件决定了大厂青年较高的择偶标准,他们更希望找一个实力相当的另一半。”深谷表示。

  从古至今,“门当户对”的观念一直存在,但找到这样的另一半并不容易。“最大的问题是可供匹配的资源稀缺,另外,后续的沟通、线下见面、确定关系等一系列环节也都存在不确定性。”

  大厂园区及周边如北京后厂村,基本能满足吃喝拉撒的需求,一般情况下,他们无需也没有时间“进城”,这导致他们的社交圈相对狭窄。

  于是,相亲社交平台、公司内网,甚至是脉脉,成为有脱单需求的大厂青年的首选。

(图 / 大厂青年在脉脉发布的“脱单”帖)

  陆雨使用过婚恋交友软件,给豆瓣相亲小组里的女生发过邮件,也在剧本杀、飞盘等娱乐活动中遇到过心动的女孩,只是都没有结果。

  许倩不喜欢线上尬聊,倾向于在户外活动中认识异性,这比带有直接相亲目的的活动更让她放松。“痛心的是,我至今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大家都处成朋友了。”

  大厂青年每天在公司能待够12小时,朝夕相处、知根知底的同事能否成为潜在的恋爱对象?

  对于西西来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她每天跟同事的沟通过程充满了硝烟。“不吵架、骂人就不错了,完全不可能产生工作以外的关系。”

  有段时间,于西西每天素颜上班,“他们不配让我化妆。”还未等萌发,职场恋情已被她扼杀在了摇篮里。

  陆雨的领导还暗暗撮合过他与其他部门的同事,也鼓励他们积极参加客户公司组织的联谊活动。

(图 / 陆雨的领导鼓励他们参加客户公司的联谊活动)

  不过他对办公室恋情比较排斥,尤其是与同部门或者合作部门的人谈恋爱。“如果吵架了或者某一方带有情绪,会影响整体工作。”陆雨解释道。

  与陆雨的想法相反,许倩更愿意找同在大厂的恋人,甚至在同一家公司更好。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硬性条件”过关,比如两人学历、收入水平相近,有共同话题,距离近、见面方便。

  “有些同事很有人格魅力,工作做得非常好,细节满分。”许倩表示,但是这样优秀的人也不缺对象,即便单身也只有短暂的空窗期。“对方单身,彼此还相互来电的概率太低了。”

  当然,许倩也“看不上”一些同事。比如两人有竞争关系,若双方有意见分歧,谁也不会妥协;再比如沟通不畅,进而产生排斥心理的。经常合作的同事她也不考虑,日常交集太多,“觉得别扭”。

  有媒体报道,一位97年的大厂女孩,通过思维导图成功脱单。她对多年的恋爱经验进行复盘,设置具体的考察男生的场景,以及借助性格测试,最终从300多人里找到适合的恋爱对象。

  这位女孩的脱单方式,带有明显的大厂风格:目的明确、效率优先。

  深谷有不少大厂客户,也表现出这样的特质。

  “他们更急于知道匹配结果和对方反馈。”深谷称,相比于普通白领,大厂人的目的更直接:就是奔着谈恋爱、结婚去的。

  “大厂人压力大、工作忙,没有那么多精力、时间和对方慢慢接触。”深谷表示,他成功脱单的客户中,时间可以短至一周。

  “降低时间成本”,是许多大厂人脱单路上的一条准则。而这也可能成为恋爱成功的的障碍。

  此外,男性和女性行事风格的差异,也是脱单过程中要面对的现实问题。相亲中的男女两方,对“确定恋爱关系”这件事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男生往往急于推进关系,希望得到确定性答复;女生则更多情况下天性慢热,希望慢慢接触。

  深谷对待男女客户的建议也不相同:劝男生不要表现得太急切,劝女生多角度地了解对方。

  男女生的思维差异还体现在对待“大厂人”这个身份上。

  毋庸置疑,大厂人身份往往要经过重重考验才能得到。“特别是女生,会将对方是否为大厂人当做考量的重要因素。”深谷表示。

  这是因为女生大多慕强, “在不知道其他条件的情况下,收入和工作是体现这个男生能力的标准之一,而大厂身份往往与此正相关。”

  而男生则没有那么看重大厂身份。“他们觉得条件匹配即可。”深谷说。

  从收入等层面来看,大厂身份固然是个优势,但在恋爱中或许会产生无法忽视的矛盾。收入高、加班多,意味着他们对另一半缺少陪伴,进而无法承担太多的家庭责任。

  “这就要看对方的需求点了,到底是要相对高的收入,还是更多的陪伴。”陆雨表示。最近,他在与阿里的一位女生约会,对方平均每周有4天要加班到9点。“只要她觉得这种状态没问题,我就可以接受。”

  相比于大厂人身份,许倩更看重两个人三观是否匹配,能否聊得来,相处是不是愉快等精神层面的匹配度。

  毕竟,“大厂身份只是一个佐证,起不到决定作用。”许倩说。

  年关将至,脱不脱单已经不重要了,大厂人眼下最重要的任务,该思考如何应对又一轮的“催婚”拷问了。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