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行业认识认为,随着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新能源汽车对碳酸锂等动力电池原材料的需求较大,过剩的产能将在短期内得到消化。

张国豪现在最头疼的事情,是如何卖掉厂房仓库里堆积如山的锂辉石和锂尾渣。过去几个月,他一直努力寻找卖家,但始终没人接手。

3月9日,在成都一家茶餐厅里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他坦言自己压力很大。“难啊,行情不好,没人敢动。”他反复向记者表示,“所有人都在观望。”

近期,锂产业链上的电池级碳酸锂(下称“碳酸锂”)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跌,锂辉石、锂尾渣这类上游产业自然受到影响。

2022年下半年,张国豪刚入行不久,锂矿下游的碳酸锂的价格就不断往下掉。因为囤积的货物无人问津,他参股的一家锂矿石加工厂只好停工止损,等待时机。

处境相同的还有万康明,他经营一家碳酸锂生产工厂。当第一财经记者3月9日下午来到他的工厂时,这里静悄悄的,一层办公室除了他,只有厂里的一名负责人以及一名原材料供应商客户。

万康明回忆,在去年碳酸锂“一货难求”的那段时间,他到处寻找碳酸锂的原材料。但现在,每天都有锂矿场、锂矿石中间商(贸易商)过来找他,请他帮忙消化部分库存。

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13日,部分锂电材料报价下跌,碳酸锂跌7000元/吨,均价报35.5万元/吨,这与去年11月最高位近60万元/吨相比,价格近乎腰斩。

万康明说,碳酸锂价格也许还会下跌,“大家都在观望”。

一夜暴富

在某种程度上,万康明也算是“一夜暴富”。

“前年年初,我们投资了8000多万(元)生产碳酸锂,3个月就回本了。”2021年,因为投资生产碳酸锂,他赚了1亿多元,2022年则赚了近7000万元。他总结道,自己赶上了行业的“风口”。

在2020年之前,碳酸锂的价格基本维持在5万元/吨。但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迅猛发展,2021年以来,作为锂电汽车动力电池原材料的碳酸锂的价格水涨船高,从5万元/吨暴涨至2022年11月的近60万元/吨,两年间涨12倍。

2022年,全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705.8万辆和688.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6.9%和93.4%;新能源汽车新车的销量达到汽车新车总销量的25.6%,已提前完成2020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中提出的“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的目标。

受此影响,欣旺达(300207.SZ)、宁德时代(300014.SZ)、亿纬锂能(300014.SZ)、海辰储能、力神电池、宝丰集团等多家动力电池商家分别投资了百亿级动力电池项目。这进一步加剧碳酸供不应求的现象。

过去两年,为了多买一点碳酸锂原材料,万康明到处求人,从锂工厂到锂贸易公司,挨家挨户地找。张国豪则回忆说,当时找矿场买矿石原料时,对方“小单不接,只要上万吨规模以上的”。

一些碳酸锂巨头迎来业绩大涨。比如,天齐锂业(002466.SZ)称,受益于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景气度提升,锂离子电池厂商加速产能扩张,下游正极材料订单增加。2022年度,公司主要锂产品销量和销售均价较2021年度均明显增长。从2021年1月初到2022年7月,该公司股价从41元暴涨至148元,大涨3倍多。

在“风口”上,一些原本与锂产业不相关的企业也纷纷踏足进入,包括一些上市公司,比如,2022年,*ST未来(600532.SH)、伟明环保(603568.SH)等跨界进军锂电及相关领域。

万康明也看到身边很多人都跟了进来。这些人大部分从未接触过这个行业,仅仅是冲着“能挣快钱、大钱”来的,比如几个外行人一起凑钱,几千万、上亿元的都有,迅速成立一家公司,就可以开始从事锂矿产品的贸易。

原本经营餐饮和娱乐业的张国豪便是其中一位。去年,受疫情影响,以及看着“锂电很火”,身边不少朋友在倒卖锂矿石产品中发了财,他于是跟着进来,把此前赚到的钱悉数投入,与他人合伙成立一家锂矿石产品加工销售贸易公司,光是选矿加工生产线,就一共投资了3000多万元。除了收购锂辉石、锂尾渣等锂矿资源进行选矿、加工和销售外,这家公司为了低价获得原材料,还通过某种方式与当地具有锂矿开采权资质的矿场合作,从而获得一定的优先采购权。

张国豪的公司设在四川宜宾,当地拥有丰富的资源。资料显示,四川锂矿资源储量丰富,占全国总量的57%,居全国之首,现已具备采矿权的矿石储量达到1.58亿吨。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厅长翟刚去年介绍,作为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发展的重点区域之一,四川现已形成以宜宾为主导,成都、遂宁、眉山、甘孜、阿坝等协同发展的格局,力争在“十四五”期间形成锂矿开采能力500万吨。

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去年整个锂电相关产业都呈现出“狂飙”态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锂行业保持了较快增长速度,其中碳酸锂产量近40万吨(产能约60万吨),同比增长近33%。

“回到解放前”

和万康明不同的是,原本想借“锂”发财的张国豪,现在不仅没有赚到钱,还倒亏一笔,“搞得现在很麻烦”,尽管他只是公司的一个小股东。

张国豪进入锂产行业的时候,正是碳酸锂价格持续往上涨之时。

2022年下半年,尤其是10月至11月,碳酸锂价格迅速上扬,涨至近60万/吨。这时候,张国豪和合伙人并没有及时出货,而是继续收购更多的锂辉石和锂尾渣。2022年11月下旬,碳酸锂价格开始从高点下滑,并从此一路下跌,让作为公司销售经理的张国豪顿感措手不及。

从今年年初开始,张国豪就不断在抖音等社交平台上发布兜售锂辉石和锂尾渣的视频。这些视频显示,他们拥有多个储存仓库,有的有几个篮球场面积大小,里面堆满了锂辉石和锂尾渣。

“锂矿(锂辉石和锂尾渣)价格已经跌了3/5。”张国豪并没有告诉记者公司的仓库面积以及锂矿产品存货有多少。但记者从其他途径获悉,他们的仓库大约上万平方米,货物至少有两三万吨。其中,他们收购过来的锂尾渣,去年的价格可以卖到2000元/吨,但现在只能卖800元/吨,低于当时的进货价。

即便他现在以“腰斩”的价格出售这些货物,还是无人来买。“现在只能等。”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们的选矿加工厂已经停工将近3个月了,原本有20多个员工,目前只留下几个人看守。

张国豪向记者表示,像他们这样的选矿加工厂,他在四川认识的有几十家,目前至少有九成以上处于停工状态。

万康明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以来,锂产品贸易公司等中间商,纷纷来找他“帮忙消化一些库存”。“有河北的,有河南的,有贵州的,还有江西的,其中江西宜春的最多。”他说,“昨天还有3个90后来找我,问能不能帮忙买一点,可以低价出售。”

这3个90后的储存仓库,紧挨着万康明在四川某地的碳酸锂生产车间。“他们的仓库里至少囤积上万吨(锂矿石产品)。”据其介绍,这些产品去年的进货价是1万元/吨,现在已经跌至四五千元/吨。

万康明还说,这3个90后前两年至少赚了1亿元,但“现在却倒贴了几千万,‘一夜回到解放前’”。

万康明算是幸运的。他的两个碳酸锂生产工厂一个停工,另一个还在正常运行,虽然生产规模没有之前大。他解释说,这得益于手里有稳定的订单,订单来自宁德时代和比亚迪(002594.SZ)等锂电池商家。“许多人没有相对稳定的订单,加上前期囤货太多,血本无归是注定的。”

上市公司的表现也反映了市场变化。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盛新锂能(002240.SZ)等碳酸锂个股目前的股价,已经回落到接近2022年4月的低点。

一些市场人士表示,此轮碳酸锂的价格下跌,可能是市场在经历过前期的“疯狂”之后逐渐回归理性的一个转折,而“玩法”也将改变。比如,前不久宁德时代被媒体曝出向部分车企推出“锂矿返利”计划,随后引发一些企业跟进降价和“让利”。

不少终端企业都开始关注产业链的完善与理性发展,希望能够从矿产源头到中端市场都能够有所把控。比亚迪和国轩高科(002074.SZ)等动力电池巨头也在国内布局锂矿产业,科力远(600478.SH)着手打通全产业链的布局。它们中有的甚至把触角伸向非洲,一家锂矿选矿设备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上述公司中已有企业购买他们的选矿设备,并打算运往非洲。

除这些巨头外,像万康明这样的小型碳酸锂生产商,也在尼日利亚等国家购买矿场,并将锂矿石运回国内加工。“那里的锂矿品位高,开采成本低。”他向记者举例说,“一名当地工人一天的工资,一般不超过100元人民币。”

警惕重蹈覆辙

锂业产能过剩,首当其冲的就是张国豪这样的小型锂矿产品加工销售贸易公司。他认为,像他们这样的投资者,资金有限、资源有限,抗压能力也差。

不少业内受访者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如今的锂电池行业的身上,似乎看到了十几年前光伏太阳能的影子:在“风口”蜂拥而上之后,产能过剩让行业哀鸿遍野,结果引发大量企业倒闭。

这些受访者还表示,尽管目前很少看到有锂矿和碳酸锂企业出现倒闭,但太多投资客不断涌入,不少小型选矿厂、碳酸锂生产厂已经停工,以及锂矿中间商手里积压的大量产品卖不出去,令人担忧。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碳酸锂等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下跌,其实和当年的光伏产业很相似,在行业热的时候,大家一窝蜂跟进,大量资本涌入,结果造成产能过剩,恶性竞争,最后导致价格下跌。对此,他认为,政府部门应该加大监管力度。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动力电池原材料出现过剩,不仅会导致投资失败,尤其是规模较小、技术水平较低的供应商很容易被淘汰,还会导致资源浪费。

前两年碳酸锂价格出现猛涨,其中一个原因与中间商大量囤货和炒作有关,但随着2022年11月工信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锂离子电池产业链供应链协同稳定发展工作的通知》,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因此,对于锂电行业的发展,政府相关部门在做出进一步预判的同时,还要对资本进行有效引导,避免重复投资,导致产能过剩。

面对压力,张国豪不时这样安慰自己:“只要新能源汽车还在发展,行业就会回暖。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张国豪自称并不后悔进入这个行业,他说自己会“继续等待,坚持下去”。

对他们来说,一个好消息是,3月5日,在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后举行的“部长通道”采访活动中,工信部部长金壮龙表示,扩大消费是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为此首先要稳住新能源汽车大宗消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3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900万辆,同比增长35%。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则说,2023年,中国近三分之一的新车或将是新能源汽车。

对于碳酸锂价格的未来走势,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在今年的电动车百人会上说,预计今年下半年碳酸锂价格将回归到35万~40万元/吨,较为合理的平衡价格区间为30万元~40万元/吨。

不过,多名业内受访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年内可能跌至30万元/吨左右。张国豪则更为悲观,“跌到20万(20万元/吨)都有可能”。

欧阳明高在上述电动车百人会上还说,随着锂资源国外加紧生产,国内的资源开采也在快速增加,全球锂资源充足,从中长期看没有供给问题。

林伯强也表示,随着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新能源汽车对碳酸锂等动力电池原材料的需求较大,过剩的产能将在短期内得到消化。

(文中张国豪、万康明为化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