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computing, NFT,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新华社东京9月23日电(国际观察)日本央行为何坚守宽松“孤岛”不加息

  新华社记者刘春燕

  近日多国央行密集加息。美联储21日再次激进加息75个基点,瑞士22日通过宣布年内第二次加息走出了负利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央行22日结束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继续坚持现行超宽松货币政策。日本成为唯一维持负利率政策的主要经济体。

  日本央行坚守宽松“孤岛”,令日本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越来越大压力,日元年内贬值约25%,未来有可能进一步走软,日本物价涨幅也可能继续扩大。

  此间专家认为,面对美联储激进加息引发的全球加息潮,日本央行无法选择加息,主要有三大苦衷。

  首先,跟随美加息将抑制需求,不利于日本经济持续复苏。根据总务省20日公布的数据,日本8月去除生鲜食品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8%,连续5个月超过央行设定的2%通胀目标。但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认为,日本物价上涨是输入型通胀,而非需求扩张型通胀,不仅不能刺激消费,反而抑制了消费需求。

  日本学习院大学经济学教授铃木亘指出,日本物价上涨主要受国际能源涨价推动,8月扣除能源与生鲜食品因素的核心CPI同比涨幅仅为1.6%。与此同时,企业物价已连续18个月同比上涨,8月涨幅达9%。消费物价没有出现与企业物价相应的大幅上涨,说明消费需求相当疲弱,有必要继续保持宽松政策。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熊野英生分析说,日本央行的目标是“随着经济好转工资上涨,物价也随之稳定上涨”,目前的现状与央行预期相去甚远。厚生劳动省近日公布的报告显示,7月日本劳动者平均工资去除物价变动因素后同比下降1.3%,连续4个月实际工资同比下降。

  黑田东彦对媒体表示,在美联储强势加息背景下,日本央行即使小幅加息,也不可能扭转日元大幅下滑的趋势,反而可能危及日本经济复苏。

  其次,日本政府负债严重,加息将对日本财政形成重压。根据财务省数据,2021年包括地方政府债务在内的日本公共债务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达256.9%。至2022财年(2022年4月至2023年3月)底,日本国债总余额预计将达1026万亿日元。

  日本法政大学经济学教授小黑一正指出,加息会令日本财政遭受巨大冲击。在目前的利率水平下,日本政府仅支付国债利息每年就需花费近10万亿日元。如果央行加息1个百分点,政府每年要多支付约10万亿日元的利息。

  第三,加息也将加重企业负担。熊野英生认为,虽然日本最终需要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加息将是必然,但是疫情之下很多企业陷入困境,负债加大,甚至过度负债。一些服务业企业正面临消费者收入下降、客源不足局面,很难通过提价转嫁加息导致的额外成本负担。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十仓雅和日前也对日本央行调整金融政策表达了谨慎态度。他表示,日元急剧贬值固然不好,但要对现行金融政策进行根本性的修改,还需要进行更加审慎的验证。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美国加息导致的美元升值不仅向世界输出了通胀,同时也输出了经济衰退的萌芽。日本媒体和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日本加息条件尚不成熟,强行加息有可能令脆弱的经济复苏夭折,甚至陷入长期衰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