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news on a smartphone and laptop. (Mockup website). Woman reading news or articles in a mobile phone screen application at home. Newspaper and portal on internet, copy space.

当她脱下头套、露出花白头发的一瞬,这场“青蛙卖崽”的狂欢,让人突然笑不出来。

“衣服脱掉,迅速脱掉。”

“整天在这里,像个什么样子。”

夜晚,上海闹市街头,一只通体发绿、直立行走的“青蛙”被要求脱下衣服。面对城管的勒令,他缓缓掀起了大而沉的蛙头,在同伴的帮助下,他不情愿地褪去蛙皮,现出了穿着格子衬衫的人形背影,那分明是个小伙子。

CDT 档案卡
标题:“卖崽青蛙”脱下头套后,我再也笑不出来
作者:刘车仔
发表日期:2023.5.22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主题归类:城管
CDS收藏:人物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这不是“网红卖崽青蛙”的第一次“落网”现形,几个月前,一只网红“青蛙”还因为违规骑电动车被交警拦下。几年来,这只“青蛙”以狠心卖自己的崽出名,网络上还流传有“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忍心卖儿卖女”的梗,“落网”一词,简直是这场狂欢的画龙点睛。

直到几张模糊照片的出现。

照片里,一个被卸掉头套的人形青蛙,有一头花白的头发,六七十岁,她时而俯身捡拾青蛙崽,时而耷拉着坐在街道旁边的台阶上,她疲惫地看着前方,被卸掉的蛙头叼着一根烟,静静躺在地上。

她只是全国众多“卖崽青蛙”中的一只,只不过,她醒目的花白头发,让人在狂欢中猝然发现“落网卖崽青蛙”的残酷真实 。

摆摊“卖崽”的后现代荒诞剧

如果从外形上考据,这只蛙的原型大概来自电视剧《葫芦兄弟》里蝎子精的看门小妖——一只倒霉的独眼蛤蟆精。

从蛙们直立行走、圆滚滚的肚皮和脖子上挂着的大领巾便可辨认出。

根据百科简介,“蛤蟆精手持钢叉,性格胆小,没有什么技能”,在动画片里,他被鳄鱼精一巴掌扇得原地旋转,最经典的一幕是,他被葫芦娃压在地上,戳瞎了一只眼睛。

来到现实社会,他依然没什么本事。最早,人们发现全国欢乐谷乐园里,这只蛤蟆精配合充气葫芦娃,无数次重演动画片里他被葫芦娃降伏的一幕。蛤蟆精似乎总是主动地、懒懒散散地凑上去,以方便葫芦娃兄弟们就地逮住他。

他们被就地伏法的视频片段在网上流行起来,年轻人竟然羡慕起了这只“职业loser”——“这蛤蟆还缺人吗?”

小时候,大家喜欢葫芦娃兄弟,看他们机智勇敢地降妖除魔。长大后,人们竟然在蛤蟆精上找到了自我认同。

当主流“成功学”的自相矛盾被解构、勤奋工作背后的荒谬与虚无被发现之后,人们以一种看似抵抗的方式,达成了对既存现实的高度接纳。这一接纳的吊诡之处,体现为对于不成功、不开心的自我的坦然与宽容。

而“蛤蟆”“青蛙”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的负面含义(前者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后者有“温水煮青蛙”),顺理成章地被人们拟人化为一只累觉不爱、人艰不拆的形象,成了丧文化里的精神图腾。

后来,我们知道的故事版本是,蛤蟆精摇身一变成了那只通体绿色的青蛙贩子,在全国各地的街边做起了生意。他用手中的钢叉(晾衣杆)挑起自己产下的不计其数的崽,哪儿人多就到哪儿去兜售。

大约有两三年了,网络上充斥着不少“青蛙卖崽”的目击报告。

有人见过他产崽的模样。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他鬼鬼祟祟地、半蹲在地上不断踩着充气筒,崽们跳过了卵生的过程,随着气体的打入直接长成小胖青蛙。不一会儿,他眼前排列着几十只崽,整装待卖。

除了自己的崽,他们偶尔也卖卖其他动物的崽,比如猪猪、小柯基。

有些“青蛙”的主业是搭讪帅哥,副业才是卖崽,他们大喊“不当人真的很快乐,戴上头套就可以为所欲为”;遇见吃牛蛙的店,他们吓得目瞪口呆,冒出“蛙蛙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蛙蛙”的疑问。

遇到同行蛙友,他们总会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但要是城管、保安来了,便“哇”的一声拔腿就跑。有不少倒霉“青蛙”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地“落网”,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没收。

“青蛙”拖着肥大而缓慢的身体,在城市里穿梭于纷繁的人群中。有时候还没卖完崽,他们就在路边瘫着。社畜们见了,总忍不住对号入座并自嘲:“我们不都是职场青蛙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青蛙”产崽的故事不断为发疯文学提供素材,形成了丰富的语汇旋涡,“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忍心卖儿卖女”“生活不易,蛙蛙打气”“孤寡青蛙,上街买娃”。

置身于信息加速化环境下,蛙蛙的素材被快速捕捉,通过互联网丰富的解读,嵌入到日常的高速生活节奏中,创造出漫无目的的狂欢,结束于一阵阵没得情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蛙皮下的生活真相

“青蛙”产崽的故事火了之后,越来越多人在网上发帖分享卖蛙生意经。

在批发电商平台上,一身充气青蛙衣和一个头套,需要250元左右,一只崽进货价4元左右。在一二线城市,一只青蛙崽可以卖到25—30元。可观的利润空间,让不少人跃跃欲试。

暂时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失业的中年人、“脱下长衫的孔乙己”,纷纷卖起青蛙。“青蛙”卖崽诞生于躺平文化,但真正摆摊卖蛙并不能真的躺平。

直到见到了“青蛙”被“柔性执法”现出原形的一瞬,你我再也笑不出来。

在无厘头的狂欢造梗中,很多人都以为青蛙皮里是“一个个爱搞笑的年轻人”,但怎么也没想到,脱了皮的“青蛙”里,还有年迈的老人。

蛙皮下,多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事。

深夜里,有网友在人群散去后,见到一只“蛙”坐在路边摘下头套,一位朋友帮他从后背拉开蛙皮上的拉链,他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像被捞上岸很久的鱼。

有人和爷爷去公园遛弯遇到“青蛙”,以为蛙头里是什么可爱的年轻人,结果摘下头套一看,里面也是个老爷爷。

一身搞笑蛙皮带来的身体感受是闷热,虽然里面有两个用来给青蛙充气的风扇能带来一点点风,但天气一热,里面仍旧无法透气。

在淮北的“分蛙”小绿分享到:最不舒服的是青蛙头套,戴时间长了不仅很热,还重得颈椎受不了,她个人最多只能承受两个小时。

此外,还要忍受熊孩子拍打身体和头部的“热情”。小绿的经验是,要有小伙伴跟着保护比较好。“自己一个人真的很惨,有的家长就看着孩子打你,也不会喊住手。”

他们还会遇到“跑单”的,拿完青蛙就跑,但是因为青蛙皮太笨重,根本没法追回来。

卖崽不只是充气、收钱那么简单,还得不停进行才艺表演,卖萌、打滚、撒娇、热情接受合照。那些想要借助蛙皮躺平卖蛙的,往往卖不过能说会道还会才艺表演的。也因此,大部分人真的在卖蛙,也有人干脆借着蛙皮做自媒体。

摆摊经济的火爆,并不只是人们热爱摆摊本身。小绿总结:“挣的都是辛苦钱,有个稳定收入、五险一金的,谁愿意干?”

东北小伙“蛙队长”说,卖蛙的越来越卷了,在公园门口、夜市等地方,没遇到两三个“蛙友”算不正常。全网火爆之后,蛙也在悄悄涨价。把手头上的50只蛙卖完之后,他决定处理掉蛙皮,投入下一个项目。

事实上,“卖崽青蛙”的狂欢故事,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大师兄、二师兄、沙和尚、海尔兄弟、奥特曼、葫芦娃们……早已通通下海,加入了这场摆摊的狂潮。

就拿大师兄齐天大圣来说,在网上已经出现了不少他的“分身”,卖起了“猴哥飞饼”,一个飞饼在手上转着转着就飞到天上去,一声召唤,它又回到了猴哥的手掌心。

群众大声鼓掌欢呼“好好好”,他的飞饼却没卖出去几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