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睿(Jacob Dreyer)为FT中文网撰稿

上海封城的第三天,爱人跟我说:我怀孕了。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随着我们的孩子在子宫里长大,她每天累得要睡18个小时。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获准去医院做超声波检查。2022年4月的一些日子,我可以离开我们的小区,在上海市中心荒凉的街道上走很久很久。我应该离开吗,我们应该回美国吗?那时候的每次散步,我都感觉封控的上海和我的家乡很相似:很多树;街上的人不多;空气很新鲜;人们没什么事做。我尽了最大努力…

总共有 41 条读者评论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