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23/1)大年初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發表「《紙皮婆婆》不公真相要求古天樂直接對話」一文,在網上軒然大波,電影公司天下一就事件立即回應,指對有關失實指控感到錯愕和遺憾,律師現正處理當中並將於明天交代始末。

今日(24/1),天下一更在公司Facebook專頁公開律師信內容,當中指出有關任俠的編劇費早已發出,亦清楚列出金馬創投會的「百萬首獎」獎金分配細節,最後更要求對方就文章引發的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言論,公開道歉,以正視聽。

昨日(23/1)大年初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發表「《紙皮婆婆》不公真相要求古天樂直接對話」一文,在網上軒然大波。(網上圖片)

今日,天下一在公司Facebook專頁發文,就有關「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2023年1月23日發表《紙皮婆婆》不公真相要求古天樂直接對話一文(“該文章”),委託霍金路偉律師行代表天下一電影製作有限公司就「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發表該文章作出以下回應。

任俠原為《紙皮婆婆》導演及編劇之一。(資料相片)

律師信中逐點回應「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發文,首先提到天下一方面,就《紙皮婆婆》引發的分歧,從去年5月至10月,一直與貴方尋找解決共識。「雖然本行委託人感到貴方强詞奪理,但亦一直忍讓。」直至2022年10月31日,電影公司仍然希望以和平方法解決分歧,但一直未有收到回覆,而就對方選擇於大年初二公衆假期發表該文章和當中的失實指控感到錯愕和遺憾。

已支付港幣67,500元編劇酬金

至於就編劇合約及拖欠酬金問題,律師信中表明天下一委任《紙皮婆婆》的編劇是舒琪先生,而任俠就是由舒琪先生向電影公司推薦,信中清楚寫明來龍去脈。「於2018年12月1日與本行委託人就該項目簽訂電影導演合約。同日,本行委託人與舒琪先生簽訂電影編輯合約,之後簽訂電影監製合約。本行委託人自然期待舒琪先生和任俠先生各司其職,本行委託人並按三份合約向舒琪先生和任俠先生支付相關期數的酬金。據了解,任俠先生有參與該項目劇本第一稿的創作,爲此舒琪先生向任俠先生支付了港幣 67,500元的酬金。」並強調對方發文中指「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之說,天下一並無涉及當中。

《紙皮婆婆》原定由香港導演任俠執導,在「金馬創投會議」獲得百萬首獎。之前有報道指電影會由舒淇監製、惠英紅主演,關注社會基層。(網上相片) 要求分佔一半金馬獎金不合理

至於分配金馬創投獎「百萬首獎」獎金一事,信中寫明金馬創投會議並無任何分配指引,也不會干涉得獎單位對獎金的運用,當時天下一經考慮後,在沒有扣除前期製作支出下,將獎金平分發給製作公司、製片、導演及劇本四個基本單位,最爲公平,當中已包括任俠導演和舒琪編劇二人。

舒琪是《紙皮婆婆》編劇及監製,理應亦獲分配金馬「百萬首獎」獎金。(資料相片)

但在雙方的電郵往來中見,有指希望任俠獲分得一半獎金,並把監製舒琪先生排除於外,天下一在律信中表示︰「這是錯誤的。雖然拍攝協議書上有【本行委託人】代表、Heidi製片、任俠導演和舒琪(以監製身份)簽名,合約方僅爲【本行委託人】與基金會,不包括任俠、Heidi 或舒琪。獎金是由基金會提供予【本行委託人】的,而非其他人士。」

公開信要求與古天樂直接對話,但天下一經律師回覆︰「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資料相片) 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

最後,天下一經律師重申,仍然願意就該項目以2022年10月31日提供的協議草稿作爲基礎協商。至於要求與古天樂先生直接對話,律師信指明「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但另一方面,「就貴方在該文章中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言論,除非貴方立刻公開道歉,本行委託人將會對貴方進行民事訴訟,討回公道,以正視聽。」

點擊看律師信全文︰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