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computing, NFT,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陶婷

  来源/市界(ID:ishijie2018)

  还记得电视剧《欢乐颂》里的那个场景吗?

  海归金融高管安迪的书桌前,有四个大大的液晶屏。剧中的安迪不仅是职场女强人,她回到家还会密切关注不同市场行情,以实现个人资产的全球配置。

  而在现实世界里,中国投资客寻求海外资产配置,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尤其是2022年3月至9月19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从6.31下调到6.94左右。在这段时间,一些金融人士发现,咨询海外投资的人,变得多了起来。

  一些投资客能理性分析投资标的估值以及基本面,并且他们是将海外资产配置当成个人财富传承、分散风险的手段之一。但也有很多投资客,是带着“搏一把”的思维在海外投资,他们对盈利与收益,充满了憧憬与向往。

  殊不知,玫瑰是有刺的。多年后的今天,那些赴海外掘金的中国投资客,用一个个真实而残酷的经历,向世人诉说着一个事实:海外掘金,只是看起来很美。

  一个延期两次的美元项目

  进行海外资产配置的宋楠,被困在了一个美元项目里,如今郁闷至极,“这只美元基金又要延期两年,这谁能忍?”

  2018年,宋楠通过国内某知名电商旗下的金融平台,了解到一种低门槛的海外配置方式:购买海外私募股权基金的通道基金,最低只需10万美元,就可投资海外知名资管公司管理的私募基金。让宋楠心动的,是一只名叫美国商业地产机会型的债权基金。

  它的发行方DCR,是一家美国资管公司,宣传资料中的中文名为德瑞资本。这只基金的固定回报率(利息分配)为5.25%/年,目标回报率(扣税费后)为10%-12%,投资标的是具有持续稳定现金流的商业地产抵押品、短期逾期的优先商业抵押贷款。

  德瑞资本也自称背靠高盛这家大银行,在不良资产收购方面经验颇丰,基金的管理人过往业绩也良好。这让宋楠放下了警惕心。在他看来,海外账户上闲置的美元,需要找一个保值增值的地方。

  宋楠对专门收购不良资产的美国公司,比如黑石等有所了解。更何况,这只基金的收益率,看起来如此的诱人。再加上知名电商平台的背书,宋楠最终买了这只基金,金额是10万美元(如今约合70万元人民币)。

  时间很快来到2021年9月,这只美元基金三年到期的日子,但宋楠意外被告知:基金得延期一年。尽管也有疑惑,因为涉及的资金量并不算大,他并未过多纠结。但令宋楠意想不到的是,今年9月,再次到期的美元项目,却又被通知延期一次,时间是两年。

  意识到不对劲的宋楠,想搞清楚这笔钱到底去哪儿了。但事情却远比他想象中的复杂:德瑞资本在中国的代理也只是反复强调,投出去的项目,由于疫情不能变现,得给两年的处置期。两年,存在着很大的变数。

  无奈之下,宋楠希望金融平台出面,但该平台变得不理不管了。市界了解到,与宋楠一样购买这只基金的中国投资者,大概有三四十人,共计金额400万美元左右,其中有较大的一笔是100万美元。

  从中国投资者募集来的钱,德瑞资本真的投向了不良资产收购?根据一份英文报告来看,“他们确实是在2017年有一个基金,这个基金基本上也投入到他们2015年的基金中”,深谙美国金融与法律的汇生国际资本总裁黄立冲告诉市界,也许能部分拿回,商业物业是有抵押的。但如果是抵债大甩卖,那么就可能全部拿不回,或者只能拿回20%-30%。

  黄立冲得出此结论的逻辑在于:这家公司的规模在美国属于中小型,也并没有宣传资料中说的那般专业。从CEO的履历来看,其虽然是会计师出身,但并没有在专业的机构历练过。而众所周知的是,商业地产这种模式,需要极强的专业性。

  这是个高风险投资领域。从FTSE Nareit All REITs 指数(美国最广泛的REITs指数)看,疫情开始后的2020年前两个月,它从之前的缓慢上升转为断崖式下跌,此后在2020年3月1日突然V型反转,最终大涨至2021年12月1日。进入2022年,该指数再次直线式下滑,截至9月16日,较去年12月的高点大跌约22%。

  更重要的一点是,“高盛是给他们的基金提供抵押贷款的银行。也就是,基金的钱作为本金,如果亏了,先还高盛的钱,高盛收完利息和本金,再由德瑞资本的基金拿回,这是有杠杆的。”黄立冲解释说。

  尽管德瑞资本这只基金,似乎更多的是市场风险,但面对诸如此类的海外资产配置模式,金融人士马文平认为,其最大的风险就是资金流向,他更愿意将不透明的资金,形容成“一个没娘的孩子,正因为看不见流向,所以存在很多不可控的风险点。”

  这并非孤案。

  中国投资客被劣币“围猎”

  “格雷欣法则”说,人们会把实际价值高的货币藏起来,而把实际价值低的货币用出去。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对于买了日本一款理财产品的500多名中国投资者来说,他们早早地被“劣币”盯上了。冯少齐在熟人的推荐下,在日本丰臣商事买了一套大阪的房产。这表面上是让你买房,但本质上,是打着房产名义的一款理财产品。

  丰臣的商业模式是“xx地人文俱佳升值空间海景房+高人流带租约包回购旺铺+稳赚不赔理财返现+国际不动产代理背书”。即丰臣将你买的房子当做民宿运营,年化收益率为6%。第三年,第四年,如果不愿出租,房产公司还可以全价回购。

  冯少齐也的确收到过一段时间租金,这让他一度认为这是个正经项目。但没过多久,冯少齐就再也没收到过钱。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没收到钱。有投资人委托律师去查才发现,丰臣商事的资金链,早在2020年就断了。这家公司收了钱,并没有继续建房子,很多房子都烂尾了。

(微博截图)

  即便如此,丰臣商事还通过某国内房地产服务机构,向投资客疯狂卖期房。一直到今年6月,丰臣商事爆雷事件,才彻底走入公众视线。旅日华人律师宋炜认为,这些年丰臣手段不断升级,让投资人防不胜防。早在2019年初,宋炜就知道了丰臣的这种投资模式。

  那一年,有朋友拿着投资报告,向他咨询丰臣商事的合规性以及风险,“当时的投资协议尚没有那么夸张,但有‘假租金+虚回报+高溢价’的影子在里头。”宋炜回忆道。2021年9月,宋炜接到了丰臣商事第一个法律服务委托。

  “我们给客户出了一些方案,便未跟进。”但那时候,宋炜看到的买卖协议,与2019年时见到的,已经升级了,“隐约有严重欺诈的嫌疑。丰臣怕是要爆”。宋炜得出这个判断的依据,除了丰臣模式的合规性存疑,还出于对日本经济大环境的分析。

  疫情影响下,日本的租赁市场一片萧条,民宿酒店业更是哀鸿遍野。作为旅游热点区域,大阪的不动产公司,也是时常出现关门的新闻。这就意味着,假设丰臣自有真实的房产,仅靠托管业主不动产出租的模式,没有旅游业爆棚的带动,丰臣是不可能将这个“游戏”维系下去的。

  在宋炜看来,较之于国内传统套路,丰臣的模式是将所有的打法,都装了进去。其中,资金出海、获得海外身份利好等等,尤其戳中了人性的弱点。今年2、3月份,宋炜发现,咨询的人多了起来,很多人都是通过多重介绍辗转而来。

  不过,从宋炜查证的信息来看,丰臣的案子性质,比媒体曝光的更为恶劣:丰臣商事买卖了不在自己名下的建筑,合同是否有效,还有待商榷;投资人购买日本房产后,收款人的却是法定代表人的中国个人账户。这些资金,是否汇入丰臣公司对公账户?是否违反国家外汇管控?待揭的谜团多之又多。

  以丰臣案为鉴,宋炜告诉市界,如果对海外国家的文化、法律等,没有十分的把握,而是用中国的逻辑去理解,肯定要碰壁。一定要找到真正靠谱的中介,或者合作伙伴,跟其签订一个实质性的协议,起到一个连带责任。或者找一家靠谱的律师事务所,让其协助自己做这个事情。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不仅仅是个人,就连企业的海外投资路,也走得颇为艰难。以一家叫做金葵花资本的国内公司为例,这家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在2016年9月,发行了一只名为“金葵花-以色列创投私募”的基金。这只基金的底层标的,是以色列或具有以色列背景的高科技企业。

  这只基金在2020年3月就到期了,但由于疫情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其始终无法完成清算工作。尽管金葵花资本试图通过折价、引进公司认购股份等方式,以期给投资人一个交代,但市界了解到,2022年已过大半,这只基金迄今连一笔都没有退出。

  资深金融理财师和尘告诉市界,海外资产配置中,股权投资的风险尤为大,企业顺利上市的话,就可以实现良性退出。如果企业倒闭,那风险自担。尽管一些基金是多标的一种投资方式,但由于是跨国投资,这其中包含地域的限制、项目尽调是否到位等复杂问题。

  中国投资者海外掘金路上,为何遇到这么多的“劣币”,他们还有多少难关要过?

  为何有这么多的难关?

  要想搞清楚中国投资者,在海外掘金不顺畅的原因,还得从我国海外资产配置的渠道和形式说起。

  国内海外资产配置的正规渠道,分别是ODI(境外直接投资)、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IE(合格境内投资企业)等几种。不过,由于额度紧张、业绩表现欠佳等原因,很多投资客对此兴致寥寥。

  尽管资产配置,主要是用来分散风险的,但很多投资者还是将其当做赚取超额利润的手段。深圳汇合创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兆江,接触的投资人的诉求往往是“第一是你给我保本,第二你能帮我实现多少收益”。在王兆江看来,这与国人做短线、赚快钱的习惯有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民币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居高不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动辄以两位数的增长幅度上涨;信托投资、民间债权投资收益,也接近或超过10%;银行理财、固定收益类投资,也以4%左右的收益率,超过欧美同类投资。转折点始于2016年。

  这一年,国内各种投资收益率下滑中,做“海外资产配置”业务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在这些机构之中,当然也不乏拥有QDII等资格的金融机构,但“良币”总被“劣币”驱逐。一些国内机构与海外企业联合起来,收割中国“韭菜”。他们宣传的金融产品,最大特点都是“高收益”,手段倒是各式各样。

  旅美华人乔木告诉市界,最开始以线下宣讲为主。疫情过后,改为线上为主。但一些大客户或者私人客户,更多的是在线下找熟人。比如有哪个大老板,或者个人拆迁,手里有一笔钱,他们就定向营销。

  金融从业人士胡风,认可“定向营销”这一说法,“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会到处去募集资金,他会针对各个国家的特点,做这个产品的包装,然后去募集资金。”中国投资客老雷,摸清了其中的套路。他曾买过美国私募股权基金,为此50多万人民币打了水漂。

  除了常规的销售手段外,老雷告诉市界,一些金融或财富公司,还会聘请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她们会使出“美人计”,让你买下海外理财产品。除了高收益,这些产品往往宣称其背后的靠山,是海外上市公司。然而,玫瑰是带刺的。

  隔行如隔山。很多投资客,既不了解所购买金融产品的商业模式,他们也更没有认清的是:中国的投资思维,在海外并不适用。在进行海外资产配置时,除了要面临所选择投资机构的运营风险外,还有市场风险、汇率风险、法律风险等。

  以刚果为例。多数投资者被刚果丰富的矿产资源,以及廉价劳动力所吸引。但该国法律规定,发现的原矿不能出口,必须对开采出来的矿石进行一定的加工程序,才能出口。但是,对所有外来投资企业加征的出口关税又很高。投资者如果对刚果的投资环境缺乏了解,就很容易造成违法行为和经济损失。

  更重要的一点是,除了国内正规渠道外,其他海外资产配置的模式,都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以丰臣案为例,“据日本法律,如果将期房卖给日本居住者,是违法的。但若卖给非日本居民,即海外居住者,这属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宋炜指出。

  就算投资客在海外账户有美元资金,但进行海外资产配置的机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是否获得相应资质?海外没有美元资金的投资客,他们的资金是如何出去的?这里面晦暗不明。

  当看清海外资产配置中的真相后,胡风毅然离开他任职的公司,这是某海外资管公司在中国的分部,“在中国做这种宣传,本质上来说,就是违法的。”尽管追诉海外公司颇为艰难,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是德瑞资本案中的金融平台,还是丰臣案中的房地产服务公司,这些机构是否做到了合规?它们有没有尽到必要的审核义务?”和尘提出疑问。

  据此,和尘建议,投资者选择机构时,首先要确认其是否安全可靠,是否具备相应的投资或服务资质,以及是否受到相应监管机构的监管等,其次再考虑其投资服务能力。

  在风险的黑天鹅袭来时,“金融是对风险的管理”这句话总被提起。很多投资客,希望手中的财富在资本市场获得增值的同时,最好存取方便。然而,为资产负责的,最终还是投资者本人。

  如何追赶海外资产配置的热潮,这显然是门技术活。

  (文中和尘、胡风、冯少齐为化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