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ing business man on press conference

CDT 档案卡
标题:举报完了我,还想来上班?
作者:江南太史
来源:微信公众号“喀秋莎来信”
发表日期:2022.8.2
主题归类:招聘
CDS收藏:人物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2022届的学生,还没就业的,已经成了市场上的「剩士」。

当然,2020、2021届的,就不用考虑了。

今年,我们家传很开心地迎来了三位2022届的小伙伴,都是2000里挑一选出来的。

如果要问招聘结果为什么这么开心,那是因为,我们面试了千山万水,直到双方都自觉配不上对方、恨嫁而后已!

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另外三位面试者,她们可能是如今大学毕业生的主流。

不知俄乌战争

面试多了,我有了两个经典面试题:怎样看待方方日记、俄乌战争谁是谁非。

大体上,毕竟都是学新闻或中文的孩子,自由表达欲望还是有的。因此,对于方方,虽然不支持论点,但支持发表的占了绝大多数。

当然,能够入围面试的,本身已经刷掉了90%以上候选人,所以这个结论不能推及全体。

但有一次,还是有人反对发表。我问,那你怎么保证你的言论都是正常的?

对方语塞、嗫嚅不能答。

第二个问题,则几乎是清一色的支持俄罗斯。

问其原因,也很统一:「美帝在背后指使乌克兰,引北约东扩,威胁俄罗斯安全。」

面试到这,基本上就over了。很明显,所有的知识和资讯,都来自课堂。

更离奇的是,有一位干脆不知道!引得朱老师仰天长啸。

想来反资本

有一次,面试开始前,我们瞎聊,不知说起哪篇文章,问她对资本的态度。

当然支持打击资本无序扩张。

何谓「无序」?市场上,就算人家无序亏了, 也干你官府何事?

哦,她说的是垄断。

但官家也没有找出垄断的证据啊,只说无序。

最近读什么书?

毛教员的。

那你反资本吗?

是的,

那你来我们一家民企工作,会不会觉得有点别扭?

呃……

这是一位来自广州高校的广东姑娘,谈到最后,她两度飘起泪花:「在找工作的这一个月里,不断被拒绝,已经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

你这些观点都是从哪来的呢?

学校一位女老师,跟她关系很好,她是这么认为的。

女老师,那她是女QUAN吗?

是的。

她有没有被打压。

有的。

培训时逃跑

其实,我们也未必没有妥协。因为工作太多,实在等不起,在招一个很喜欢的小孩时,顺带着招了另一位一般般,但感觉也不差的。

我们的培训,自然与众不同。跟创始人朱子一老师聊天,他会从2000年的中国市场化媒体开始,直讲到现在的新媒体。他是几家高校的兼职教授,还给研究生带过一个学期的《新媒体研究》课程。

然后才是几大名校有关口述历史的基础历史课程。

好家伙,我们眼看着其他人都正常,但那位见习生神色不对了——这与她在中学历史课本上得到的消息,相差太大了。

她是西南地区一个县融媒体中心主任的女儿,也算是媒体世家,按理说不必如此。但实际上,她只是一个不甘于平庸的乖乖女。

之前,她父亲强烈要求她回去考编,在他的羽翼下嫁人生子。但她有些性格,争取了一个多星期,决定留在杭州,到家传工作。

因为这个缘故,朱老师在她所在的高校讲座时,会后还特意又与她聊过一次,得到了很肯定的答复。

下班路上,朱老师跟我打赌,第二天这姑娘还会不会来。我说会的吧,毕竟记录一代人的历史,这事情对于文字工作者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再说,待遇也不差。

「她已经崩溃了,不会来的。」朱老师说。

然后就被他说中了,半夜,她发来了一长段说明。

其实不用说,白天的神色就知道了。读书太少,自然少见多怪。

高校毁人不倦

虽然高校教师有些难以言说的苦衷,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现在的高校,误人不浅。

否则的话,企业一边难以招到理想的员工,4000万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这种严重的错配,是不应该的。《4000万00后摩擦性失业,他们本想整顿职场……

学校通过各种奖学金和保研,以及死记硬背的考试方式,将学生牢牢地固定在了课业上,其死板程度,比高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学生几无课外阅读的引导和时间,也无实操的经验和反思。毕业生惟一能拿得出手的,是所谓的绩点和各种考试证书。

然后他们以为自己三年内可以年薪百万。

可以说,焦虑的家长和无良的高校,联手打造出了一代不知所措的孩子。

最令人奇怪的下面这位求职者:

你,举报关闭了我们的公众号,然后想来我们这上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