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兔主席”给了胡锡进当头一闷棍
作者:历史是个小姑凉
投稿人:电报匿名读者
发表日期:2022.8.6
来源:微信公众号“历史是个小姑凉”
主题归类:胡锡进
CDS收藏:人物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这次,佩洛西窜访台岛后,胡锡进设想的“伴飞”、“击落”不仅没能吓住这位82岁的婆婆,反而给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树大招风,中国的古训,真是一点儿也没错。

佩洛西窜访台岛,给退休后的老胡,带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流量话题,虽然之前,他已经纵横江湖几十年,但那时他一直在位上,在《环球时报》总编辑一职的位子上,位子,就是流量。自从去年官宣退休后,说实话,虽然还继续维持着热度,但影响力确实大不如以前。

这次,佩洛西窜访台岛,胡锡进的机会来了,搞了一辈子国际报道,骂了美国几十年,谁有他在这个领域权威呀?于是,老胡老当益壮,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架起长枪短炮,开轰“老妖婆”。

用老胡自己的话说,是想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以命相博,威胁加恐吓,是想把佩洛西吓退,不敢来了,这个问题也就自然解决了,老胡自然也就立下了不世奇功。

万万没想到,82岁的“老妖婆”,已经活成了人精,根本不吃这一套,老胡越刺激,人家就越兴奋,最后,佩洛西大张旗鼓地来了。

这就把老胡架到火上烤了。

上不去,更下不来。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总不能真让咱们的战斗机为佩洛西伴飞吧?打下来?那更是不仅不文明,还有违基本的人道主义。佩洛西不是军人,不适用军事行动。

但流量,老胡是结结实实赚到了。

就在这当口,有一个年轻的80后小伙子看不下去了,冷不丁,斜刺里冲杀了出来,给了老胡当头一闷棍。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微博名叫“兔主席”,近年以提倡“理性、中立、客观”出名,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毫不客气地提出:

调门拔得过高,群众觉得后续行动跟不上,会带来不解和失望,那是有损伤积极性和士气的,也可能会透支政府公信力。

但这个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其实,我们只要把个别人的舆论剔除掉,会发现,调门其实没有这么高,虽然也很严重,但总体是正常的。那么剔除掉谁?自然是剔除掉胡锡进。把胡锡进提出的完全不靠谱但被渲染为可能真实被采用的方法手段(伴飞、击落),把他带出来的这部分多余的节奏给删掉,会发现剩下的基调内容都是正常的。

胡锡进自然不服气,老胡投身革命几十年,现在已经光荣退休,你“兔主席”,一个毛头小伙子,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老胡当即怼了回去:

老胡看不起那些人,说两句大话,我这些年经历的风雨比他们洗澡浇过的水还多。我很自豪自己是战士,战士的身上就会留下不止一块伤疤。我还要求自己是特种兵,而做特种兵,就要承受有时“被自己人追杀”。台湾的电视台几乎天天在骂我,还有在互联网上,我经常成为彼此对抗不同阵营的“共同敌人”。他们是谁?哈哈,让他们自己说吧。劝他们以后上网打仗时通报真实姓名和真实身份,别躲在一个马甲后进行肮脏的构陷。

这是老胡与“兔主席”,交手的第一回合,现在看来,势均力敌,基本打个平手。

第一回合,“兔主席”主动出击,枪挑老胡;老胡虽被动防御,但伶牙俐齿,气势不输半分。

“兔主席”出身根红苗正,留过洋,喝过洋墨水,年轻气盛;老胡出身草根,心理素质超级强大,在舆论场与人斗争了一辈子,经验丰富,双方唇枪舌剑,谁也不让谁,互有胜负。

战争,还在继续。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第二回合,老胡主动出击了。

老胡知道,这次自己绝对不能输;这次如果输在一个“80后”毛头小伙子手上,以后在中国内地的舆论场,就很难保住网红一哥的地位了。

昨晚,老胡强势发文,为自己辩解的同时,主动出击“兔主席”。

开头,老胡就刺刀见红:“有人不断攻击我,大有不搞倒老胡誓不罢休的意思。”

接着,老胡释放自己心声:一、自己打的是舆论战,是“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一支特种部队”,自己最大的特点是“忠诚”;二是打得远,会遭遇极其复杂情况和险境,有时要自己独立做断然决定;三是有时会被误解,甚至被自己人追杀。

老胡强调,自己对“兔主席”知根知底:“对我攻击最猛的人是一位80后,网上较权威的途径介绍说,他是80年代一位省委书记的孙子,曾在英美求学,获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硕士学位,在美国著名研究机构工作过。他后来任职于北京的一家中资投资银行,长期往来于北京与香港之间。”

“兔主席”当然不甘示弱,昨晚连夜发文《对于近日舆论场情势的一点观察与想法》,对老胡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无情批驳。

这位“80后”写道:“可是他(胡锡进)却计算错了:因为他的预测是有方向性、原则性、根本性错误的;他在错误的方向上,把“调门”抬到了顶格,吸引、引导了公众预期,干扰乃至破坏了既有的舆论引导计划。”

“兔主席”把老胡关于“佩洛西窜访台岛”系列言论定性为:这是一个舆论场上出现的极罕见的、意料之外的“事故”。

目前,“佩洛西窜访台岛”留下的舆论场,胡锡进与“兔主席”,硝烟弥漫,战斗正酣。

一个死磕,一个硬撑。不知未来,谁才是舆论场一哥?

这个“兔主席”背景可不简单。

任意,微博笔名@兔主席,80后,现居北京。是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政策研究生。

“兔主席”的微博头像

在《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羊城晚报》等众多媒体发表文章,微博言论以社会、政治、历史评论为主,言论常为主流媒体引用。

任意的祖父为前广东省省委书记、中顾委委员任仲夷。

由此看来,这位“兔主席”,不是一般人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