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评估机构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遭遇立案调查的东窗事发下,科创板拟IPO企业苏州好博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好博医疗”)的审核进度戛然中止。

在这种情况下,好博医疗通常需要出具相应的无关性复核报告才可恢复正常的审核程序。

此番IPO,好博医疗计划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5.96亿元,投向“康复医疗器械生产线”、“研发中心”、“营销中心”三大项目的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好博医疗的产品分物理治疗、运动训练、评估判断等各类用途的康复仪器。2019年至2021年,好博医疗营业收入分别为1.35亿元、1.88亿元和2.6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0.31亿元和0.58亿元。

然而对于冲刺科创板的好博医疗来说,更为关键的是其科创属性是否能够满足科创板要求。

尽管好博医疗旗下数十款产品均拥有械字号“身份”,但仅有两款产品系“含金量”更高的第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的产品,而且两款产品均通过收购而非自主研发的方式获得,这或给其科创属性画上了问号。

另据信风(ID:TradeWind01)调查发现,好博医疗的供应商常州市友邦医疗康复器材有限公司(下称友邦医疗)、REMED Co.,Ltd(下称REMED)同时还与其存在竞争关系,但是这些信息并未在招股书中得到呈现。

种种因素或都给好博医疗的IPO之旅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两张“三类证”收购而来

随着我国康复医疗体系建设的完善,与之相关的医疗器械已然成为一门颇受市场关注的“生意”。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2022年中国康复医疗器械市场规模将达到511亿元,2027年则将高达941.50亿元。

好博医疗的产品以各类康复医疗器械为主,从其与同业公司的毛利率对比情况亦可窥这一行业的广阔盈利空间。

据招股书,好博医疗2021年毛利率为63.82%,同期包括伟思医疗(688580.SH)、麦澜德(688273.SH)等在内的4家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平均值亦达71.10%。

好博医疗的产品分为物理治疗、运动训练和评估判断共三种类型,构成其主要收入来源的物理治疗类产品涵盖气囊式体外反搏系统、骨质疏松治疗仪和中药熏蒸机等设备。

2019年至2021年,物理治疗类康复仪器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0亿元、1.45亿元和1.84亿元,占比分别可达82.12%、77.25%和69.95%。

其他类别产品销售额也在稳步增长。例如运动训练类产品销售额从2019年不足0.20亿元至2021年0.64亿元,暴增超三倍;评估判断类产品2021年实现0.08亿元收入,是2019年的接近两倍。

在医疗器械行业,企业所经营的设备需要挂钩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

按照风险程度从低至高排序,可分为手术衣、手术帽和纱布绷带为代表、风险和技术含量较低的第一类;以显微镜、助听器为代表、风险程度及技术含量适中的第二类;以及植入人工晶体等为代表、存在较高风险但也具有较高技术水平的第三类。

“第一类和第二类办理手续都比较快,但是第三类医疗器械的办理就会比较慢,需要满足现场检查、库房面积确定、合理配备专业人员等条件,所以企业申请的难度比较高。这类产品的价格一般也比较贵。”一位医疗行业人士表示。

然而在好博医疗目前手持的60张医疗器械注册证书中,超过九成均为第一、二类注册证书,仅有微波治疗机和气囊式体外反搏系统两项产品获得了第三类证书。

不仅如此,这两张证书并非诞生于好博医疗的自主研发,而是其通过收购取得的。

2019年,好博医疗分别以0.12亿元、0.06亿元的对价收购广州奥迈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和苏州博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67%、80%的股权,并以此获得上述产品的第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

收购而来的第三类证书产品,只是好博医疗能否满足科创属性要求的疑点之一,其还有更多产品的技术含量也值得商榷。

例如,中药熏蒸机的治疗原理就是将中药高温萃取形成蒸汽,喷射至皮肤表面促使毛孔扩张,以此达到治疗肩周炎的效果;恒温蜡疗仪则是通过控制温度实现快速融蜡、制备适宜治疗疼痛的恒温蜡饼。

此外,被好博医疗认定为核心技术的艾灸消烟,其实质是通过高压电流的消烟装置消除艾灸过程中产生的“艾烟”。

“这只是对蒸汽、温控和电流的应用,从原理来说技术含量有限,究竟是否符合科创属性的要求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论证。”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竞争者“供货”之谜

在好博医疗的上游,一些同在医疗器械行业存在竞争关系的厂商扮演了供应商的角色。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一些重要供应商的自身产品用途、终端应用场景均与好博医疗存在重叠。

以第一大供应商友邦医疗为例,2019年至2021年,好博医疗向友邦医疗采购常用康复治疗设备的金额分别为306.22万元、553.28万元和820.96万元,占原材料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7.89%、8.18%和9.05%。

友邦医疗的官网显示,其产品涵盖认知评估、康复心理系统等。

其中,友邦医疗旗下的“言语、认知评估及训练系统”与好博医疗的“语言认知评估系列”功能具有相似性,均用于患者认知能力的评估。

在终端应用方向,两家公司的上述产品也趋于一致。

据信风(ID:TradeWind01)获取的招标文件显示,友邦医疗的产品被应用于社区服务中心、中医医院等,这些场所也正是好博医疗的终端销售场景。

无独有偶,2020年成为好博医疗第四大供应商的韩国公司REMED也出现了上述情况。

2020年至2021年,好博医疗从REMED处采购电子电器类的金额分别为191.79万元、300.53万元,占原材料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2.84%、3.31%。

官网显示,REMED的产品与磁刺激、冲击波刺激有关,其中冲击波刺激主要是用于治疗骨伤疼痛。

好博医疗的“冲击波治疗仪”治疗原理也与上述产品类似,即通过高速运动体的能量产生冲击波以此缓解疼痛。

目前REMED的产品已经进入中国市场,据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显示,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已通过经销商采购旗下的康复仪器。

“供应商和竞争对手一体的情况偶尔会发生在一些拟IPO企业身上,发行人需要说明是否存在依赖供应商的情况,以及这种交易行为是否会对商业秘密保护产生不利影响。”一位北京的投行人士指出。

事实上,好博医疗身上存在的供应商和竞争对手“两位一体”情形还存在一定的疑点。

一方面,在上游市场处于充分竞争的背景下,好博医疗为何坚持从竞争对手处采购原材料,交易的必要性、合理性都需要做出进一步解释;与此同时,竞争对手兼供应商的相关信息并未在招股书中得到呈现,这给好博医疗的信披质量也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