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ing business man on press conference

全球地产的繁荣正在日渐走向衰落,从北美、欧洲再到亚洲,持续高涨的房价出现降温迹象。

Black Knight数据显示,6月全美房价涨幅从19.3%降至17.3%,2个百分点的降幅为70年代以来最深的一次下跌。

按州划分,全美1/4个州的房价涨幅放缓3个百分点,其中奥斯汀的降幅最为显著,从2021年43.5%的峰值降至6月的21.8%。

主要城市中,过去两个月圣何塞的平均房价下跌5.1%,降幅达7.5万美元,西雅图紧随其后,下降3.8%,旧金山、圣地亚哥和丹佛分别下跌2.8%、2%和1.4%。

加拿大平均房价在今年2月创下超过81.6万加元的历史新高后,已经连续四个月出现下跌,最新6月房屋均价降至66.6万加元。

CoreLogic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底的12个月里,澳大利亚各州和领地首府城市房价的年增长率从最近的峰值21.3%放缓至8.7%。

2022Q1新西兰经通胀调整的房价中值同比仅上涨0.93%,较2021年一季度22.2%的增速大幅放缓,截至6月份的3个月内新西兰房价下跌了2.3%,是自2009年初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据韩国房地产委员会7月底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韩国交易的公寓数量较去年同期下降50.6%,平均房价下跌0.16%,其中首尔房价下跌0.25%。

从房价走势来看,2020年之后全球各国都经历了一波房价的普涨,但如果细究一下会发现更多国家是局部性的大热,主要表现为核心城市房价的持续强势。

以韩国为例,截至今年5月,首尔地区房价较2019年末上涨47%,远高于全国平均35.8%的涨幅,在首尔市内,江南地区又是绝对的核心区,其房价远远甩开首尔平均水平,相比之下,非首尔市区的涨幅近25.4%,楼市也讲究核心资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