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已被广州警方拘捕1周年。他们的朋友对本台表示,黄雪琴在同意委派代表律师后,又突然解除聘用,担心她是受酷刑和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所做的决定。

“雪饼”失踪将满周年 传煽颠案已移送法院等开庭
黄雪琴、王建兵已失联逾三百天,被控煽颠罪
黄雪琴获得2022年言论自由-新闻奖提名
被单独关押五个多月 王建兵终见律师

去年9月19日,计划前往英国进修的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在前往香港转机前夕,与送行的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一同被广州警方拘捕,二人其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至今已被关押长达一年。黄雪琴不仅不能与代表律师见面,她的朋友Tom对本台表示,由黄雪琴家属聘请的代表律师,早前突然被解聘。

Tom表示,黄雪琴的家属早前曾委托她的朋友、律师万渺渺,为黄雪琴辩护,并已在线上预约成功会见,但其后看守所以防疫为由,拒绝安排会见,再传出黄雪琴解聘律师的声明,Tom对解聘一事,感到奇怪。

Tom:”解聘律师的举动,其实是非常奇怪,家属委托的律师首先是她的好朋友,在第一次被捕时,也是同一人为代理律师,双方应该是有充分信任关系,而且她本人也同意委托这名律师,但突然间被换掉,我们非常担心,她是在一个什么情况下,作出这个决定?是不是自愿做解聘的动作?如果她不是自愿,那她是面临什么的压力?会不会有受到酷刑?她的精神状态和身体健康又怎样?我们没有办法知道,情况尤其让人担心。”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被捕一周年(网上截图)

黄雪琴、王建兵案已被移送广州中级人民法院仍在退回侦查中

Tom表示,据了解,他们的案件经历2次被退回补充侦查,8月中已移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黄雪琴现在由官派律师为代表,王建兵没有被更换律师,也曾经与代表律师见面。 Tom表示,王建兵目前正在调节身心状态。

Tom:”他前5个月被单独关押,没有任何人可以跟他接触,他当时的心理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差,因为他本身有抑郁。过了5个月之后,他回到正常的看守所,最少关押时有人在他旁边,而且他没有被更换律师,相信他现在可能在稍微调整和恢复中,最少对比前5个月单独关押的日子,应该状态是稍微有好转。”

Tom表示,目前不知案件何时开庭,担心一拖再拖,二人的情况会更差。 Tom表示,作为他们的朋友,不会放弃呼吁各界协助,希望国际组织关注他们被长期关押的情况,也希望认识和不认识他们的人,可以寄写信或名信片到看守所,或手持二人的相片,加支持的语句,在社交平台转发到声援他们的网上专页,代表对他们的支持和鼓励。

王全璋:官方扩大法院权力有权不断重审案件变相无限期扣押被告

曾经被长期关押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表示,以往在法院受理案件后,在一审阶段时,地方法院最多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2次退回补充侦查,即可2次延长在180天内结案的要求时限,但自从他的案件后,官方修改了《刑事诉讼法》当中的司法解释,扩大法院的权力,变相可以无限期关押被告。

王全璋:”官方不断可以发回重审,补充证据,是他们拖延案件审理的常用手法,因为从我的案件之后,他们扩大了这个解释,如果第二次延期后,仍然不能够完成的审理案件,可以继续申请重审,变相等于是无限期了。这种做法对被羁押人的权益有非常明显的影响,长时间和无限期的扣押被监管人,本身就是一种惩罚,对他们造成很严重的身心摧残,很显然是侵害了未决犯的权益。”

对于黄雪琴现在由官派律师代表的情况,王全璋表示,官方不希望案件出现不可控制因素时,会安排官派律师担任辩护人角色,但官派律师是可以参加案件专案组的会议,是协助官方黑箱操作案件的其中一员,只会配合官方的需要去辩护,不会为辩护人争取合理权益。这是官方常用,使被告人无法获得公平审讯的手法。

记者:陈子非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