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的狂想与“总路线”的确定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文革历史系列节目。

在上一讲当中,我们回顾了高岗事件这场毛泽东与周恩来、刘少奇等人的前哨战。在这场前哨战中,毛泽东试图以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高岗为棋子,攻击周恩来、刘少奇,但这一攻击遭到了中共党内的抵制。随着邓小平、陈云向毛泽东报告高岗的拉拢行为,毛泽东便将高岗抛弃,把高岗打成了“反党联盟”的头目。在绝望之中,高岗自杀。然而,毛泽东与周恩来、刘少奇等人的矛盾并没有消失。在天马行空的毛泽东看来,中共进行的社会改造速度太慢。而在周、刘等人看来,中共在模仿苏联建立起所谓的“社会主义体系”时,应该更有章法地以缓进方式进行。

高岗事件导致的一大政局变动,是邓小平在中共高层中崛起,成为了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在某种程度上,与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有特殊密切关系的邓小平取代了高岗的原有生态位,并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当中冲锋陷阵,成为毛泽东的马前卒。在同一年,毛泽东在前往莫斯科参加苏联主办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时,提出了不惧怕与“帝国主义”进行核战争,死掉3亿—13.5亿人也不怕的反人类言论。而到这时,随着中共的“社会主义改造”宣告完成,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对中共的肆意妄为进行一点有效的制衡了。随着毛泽东开始将他的狂想付诸实践,一场名为“大跃进”的狂热政治运动导致恐怖的大饥荒随之降临,并打开了通往文革之门。这一讲中,我们就将谈及大跃进的问题。

大跃进的序章,事实上是1956年中共高层围绕“反冒进”的斗争。这一年,针对许多地方加快公私合营及农业合作化进度、在经济上抬高指标的问题,刘少奇、周恩来和时任副总理及主持制定“一五计划”的陈云进行了“反冒进”,压制了经济方面的冒进倾向。对于这一点,毛泽东十分不满。在19579—10月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1956年的“反冒进”错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造成了不良后果。19571113日,中共官方喉舌中第一次出现了“大跃进”这个词。这一天的《人民日报》社论提出,要“在农业合作化后我们就有条件也有必要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接着,在1958年初,毛泽东又在多次会议上反对“反冒进”,提倡“大跃进”。在中共中央于19581月在南宁举行的工作会议上,毛泽东激烈地抨击了周恩来,说道“你不是反冒进吗,我是反反冒进的!”在会上,毛泽东还说“反冒进”是“让六亿人民泄了气”的“政治错误”,并表示有人“离右派只有五十米远了”。在毛泽东的激烈攻击下,周恩来和刘少奇这次选择了屈服,都在南宁会议上进行了“自我批评”。而在两个月后的成都会议上,毛泽东又说“冒进”是马克思主义、“反冒进”是非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之所以如此狂热地准备进行大跃进,与他对苏联的竞争心理高度相关。自从斯大林死后,毛泽东便逐渐开始对苏联生出不臣之心,试图代替赫鲁晓夫成为国际共运的“教皇”。在1957年的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赫鲁晓夫曾经狂热地提出,苏联要在十五年内在工农业重要产品产量方面超过美国。毛泽东受到赫鲁晓夫的“启发”,随即表示:赫鲁晓夫同志说他们15年内可以超过美国。我们想,中国也可以订个计划,用15年或更多一点时间赶上和超过英国。”在这里,毛泽东所说的“赶超英国”,是指中国在钢产量上超越英国。在这之后,毛泽东的目标不断加码。19585月,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中国国家计委主任李富春在做报告时提出,中国的“二五计划”要“以七年赶上英国,十五年赶上美国为目标”。毛泽东则在会议的报告上作出批语,提出中国“七年赶上英国,八年或十年赶上美国”。到了6月,毛泽东又表示要“十年超过美国”,“赶超英国,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二年到三年。”此外,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中共通过了所谓的“总路线”,内容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并农业和工业方面分别确立了“以粮为纲”、“以钢为纲”的原则,提出通过“二五计划”,中国的粮食产量将由原定达到的5000亿斤上升到7000亿斤、钢产量则从原定达到的1200万吨提升到3000万吨。在1958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北戴河会议上,又提出了钢产量在1958年要比1957年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决定。至于“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更在之后被叫成了“三面红旗”,成为了中共工作的纲领。

这样,极端狂热的大跃进目标就被制定了出来。一场极其恐怖的大饥荒,也随之降临了。

 

二、大量民众是怎样被饿死的(兼评毛刘邓在其中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跃进运动当中,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乃至中共全党都曾积极配合着毛泽东,加码推动大跃进的推进。其中,曾遭到毛泽东批判的周恩来坚定地支持着中共的“总路线”。刘少奇在19588月派人前往山东寿张县进行调查,写出的报告中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口号。邓小平则更是创造了一个“经典镜头”:1958109日,邓小平在天津视察时,曾站在当地一片过密种植的水稻之上拍照留念——这片密植水稻,当然是当地为了伪造粮食增产的情况创造的,而邓小平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在今天不少人中流传的外号“稻上飞”。而讽刺邓小平的言论,则被许多人称为“稻学”。

大跃进时期的高产“卫星”。(维基百科)

需要指出的是,今天的许多毛派人士根据这些事,认为毛泽东在大跃进当中没有任何责任,刘少奇和邓小平才是最应该为大跃进负责的人。这样的说法,当然是不值一驳的,因为这十分荒谬,因为中共全党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是毛泽东,实行极权主义、层层对上负责的共产党不可能脱离所谓的“最高领袖”自行其事。曾有一位网友表示,用讽刺邓小平的“稻上飞”照片试图给毛泽东脱罪,其荒谬程度就和试图用孙春兰在上海推动封城期间,在楼上摆拍视察场景给习近平脱罪,从而把动态清零说成全是孙春兰的责任一样。刘少奇和邓小平在大跃进当中犯下的罪行当然是非常大、非常恶劣的,但说这两个人是大跃进的首要责任人,就如同说孙春兰是动态清零的首要责任人、说绍伊古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第一责任人一样,都是万分可笑的。毛泽东、习近平和普京,当然毋庸置疑地分别是大跃进、动态清零和侵略乌克兰这三项暴行的首要责任人。

从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上来看,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追随毛泽东投身大跃进是不难理解的。经过毛泽东的激烈“反冒进”之后,周恩来和刘少奇已经选择了屈服。至于与毛泽东有特殊关系的邓小平,则又一次像反右运动时一样,为毛泽东担当起了冲锋陷阵的马前卒角色。在高岗事件时,由于再不反击高岗,他们几个的身家性命都会遭到威胁,因此那时的他们无法一味顺从毛泽东。而这一次,只要他们顺从毛泽东的狂想、积极而“宁左勿右”地配合,自然前程无忧,实在没有必要冒险继续唱“反冒进”的对台戏。更何况,对于周、刘、邓而言,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地上天国”,也是他们的目标。

总而言之,在一片“宁左勿右”的狂热气氛之下,大跃进“轰轰烈烈”地进行了起来。在农业方面,各地干部纷纷层层加码,大放“高产卫星”,各种粮食“亩产万斤”、“亩产十万斤”乃至“亩产百万斤”的“卫星”纷纷出现。在工业方面,全民炼钢开始了,许许多多质量低劣的土法炼钢炉被建造了起来,成片森林则被砍伐一空当作炼钢燃料。被疯狂的人民公社剥夺了财产和自由的民众,进行着无休无止的劳动。为了“大炼钢铁”,他们把各种家里的金属器皿都交了出去,纷纷上山伐木采矿,导致农田无人照看,粮食减产。另一方面,由于各地的干部们疯狂放农业的高产“卫星”,官方的征粮额度也随之水涨船高,达到了人们无法承受的地步。在这样的背景下,难以计数的人被活活饿死了,人吃人的惨剧大量地发生。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批共产党干部们依然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并对一切敢于反抗的人们展开血腥的镇压。相关的惨景,由于已经有大量的研究,在这里我就不再过多赘述了。

三、庐山会议:大跃进继续狂飙

在大跃进的过程中,毛泽东的态度不断飘忽。有时,他的大跃进步子迈得没那么大,也会认为一些干部做得有些脱离实际,而这也就被不少毛派人士当成了了不得的“珍宝”,用于证明他们的“伟大领袖”不需要为大跃进负责。不过,只需要看一看最基本的史实,这种荒谬的说法就可以不攻自破了。在195811月于郑州召开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在生产问题上表示要“提倡实事求是,不要慌报”。在这之后的八个多月,大跃进一度进入了一个稍稍降温的“纠左”时期。然而,毛泽东在之后不久,依然将1959年定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一年。19597-8月,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了全体会议,也就是著名的“庐山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时为中国国防部长的彭德怀致信毛泽东,表示在大跃进当中,“浮夸风起较普遍地滋长起来”,“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最后,彭德怀与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被打成了“反党集团”,庐山会议原本的主题也从“纠左”变成了“反右”。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林彪等人也对彭德怀进行了激烈的攻击。于是,不少毛派人士便又制造了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谎言:他们认为,毛泽东实际上是为了维护党内的团结,才“不得已”地顺应刘少奇打倒了彭德怀,还说毛泽东打倒彭德怀是“违心”的。然而,彭德怀实际上是1974年才死的,这时候刘少奇和林彪早就已经死了,也在政治上彻底被打成了毛泽东的敌人。但直到彭德怀死的时候,毛泽东也没有给彭德怀“平反”,更不可能被已经死掉的刘少奇和林彪骑劫。这样异常荒谬的说法,只能是贻笑大方。更何况,就算毛派人士说的是对的,那么这个所谓的“党内团结”,是要用必须进行大跃进、继续饿死人来维护的。可见,共产党的团结,实际上是建立在饿死人之上的、是建立在民众的灾难之上的。那这个“共产党的团结”、共产党的统治,还有必要存在吗?他们实际上就是用自己的逻辑否定了自己。

这样,随着庐山会议确立了“反右”的基调,大跃进再次狂热地加速了起来,更多人或被悲惨地饿死,或在反抗的时候惨遭杀害。而与此同时,中共和苏共也走向了决裂,中共开始摆出了向全世界出击的势头。在狂热的政治气氛中,历史究竟会怎样发展下去呢?

欲知详情,请听下一期节目。这周就到这里,感谢大家,我们下周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