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预备人选知多少?》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和分析了,曾经的“横跨法、纪”张军、应勇和陈文清从政履历的相对过硬,决定了他们三人都会是下届政法委书记和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的被考虑对象之一。陈一新能否“突围”,端看习近平个人嗜好。而下届政法委书记和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的最终人选,也不排除来自某地方的党委一把手。

笔者刚刚读到一篇海外媒体人对中共二十大高层人事安排的预测文章,其中开列的新“入局”者中的现任政法系官员,只有王小洪。如果王小洪能够“入局”的话,当然百分之百是接替郭声琨。相信习近平再不按牌理出牌,也还不至于把他王小洪安排到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也就是杨晓渡接班人的位置上。

另外,外界媒体最近几天也都注意到了关于王小洪的最新动向。比如,日前习近平赶在二十大前出访中亚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的16日会议结束当天,匆忙连夜返国,居然连普京等人都现身的上合峰会闭幕晚宴都拒绝出席。有外界媒体立刻将这一令人费解的举动,与王小洪在国内的动向联系到一起。却原来,就在习赶回国的同一天,王小洪在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发表发题为《新时代公安工作的历史性成就和变革》的文章,及时表态;声称他王小洪领导的全国公安系统必须坚定自觉忠诚核心、拥护核心、跟随核心、捍卫核心,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习近平总书记命令……。

有外界媒体把如上两个动向联系在一起,联想之余,作出了《二十大不稳?习连夜回国 公安部长喊话保习》的新闻标题。

其实,“坚决听从习近平总书记命令”的口号,在包括赵克志在内的中共公安系统领导人中,确实是王小洪首先喊出的,但这篇文章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在去年底。

笔者注意到,王小兴大概是中共所有在位省部长级领导人中,在《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最频繁的一个。去年11月,他被习近平委以公安部党委书记后,次月就在《学习时报》发表文章《在坚定捍卫“两个确立”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上走在前》。文中内容是他所有公开见报文章中,捧习捧得最肉麻的一篇。文章中说:从历史经验看,政党强、国家强、民族强,首先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以非凡气魄、超前眼光、高超智慧、英明决策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成为众望所归、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人民领袖、军队统帅。坚定拥护和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全党就有定盘星,全国人民就有主心骨,中华“复兴”号巨轮就有掌舵者,我们就能够做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只有在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具有统揽全局的领导力、见微知著的观察力、运筹帷幄的决断力的核心领导带领下,我们才能打赢一场又一场硬仗、抵御一个又一个风险,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对此,我们要不断深化认识、增进认同,增强坚定捍卫“两个确立”、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的高度自觉,确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习近平总书记命令、服从党中央指挥。

笔者也还注意到,王小洪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在向习近平表忠献媚的同时,更不忘为自己评功摆好。比如,最新发表在本月16日的这篇文章中,他就吹嘘说全国公安机关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为续写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新篇章作出了重要贡献。人民群众安全感由2012年的87.55%上升至2021年的98.62%,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国家之一。

请注意,他王小洪在这里说的是“全国公安机关”,而不仅仅是公安部。也就是说,他王小洪如今虽然还没有取代赵克志的国务委员的头衔,但事实上已经以公安部党委书记和公安部长职务统领了全中国的公安机关。至于他王小洪的未来能否有笔者过去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可能性,即从只正式担任了短短几个月时间的公安部长职务上,直接跃升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政法委书记,我们拭目以待。这里,先假设习近平确实在二十大上直接把中央政法委书记交到王小洪手上了,那么在此前提下,应勇也不是没有同时“入局”的可能性。因为依应勇在中共政坛上的从政履历,既可能成为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也就是郭声琨的接班人选,也可以成为下届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也就是接替杨晓渡位置的人选。而如果王小洪入局,应勇只被安排连任二十届中央委员的话,那么应勇在二十大之后即接任公安部长和等待明年三月接任最高检察长的可能性都有。

而笔者前面所说的所谓陈一新的“突围”,意思是除了陈一新能够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力压政治资历比他丰富的张军、应勇、陈文清,获得“入局”门票的可能性(无论多大)。笔者也较倾向于相信,习近平会在安排陈一新由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晋升二十届中央委员的同时,也将他安排为下届最高法院院长的接班人选。

我们都还记得,在中共执政史上直接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晋升至最高法院院长的先例已经有过,那就是现任最高法院院长、明年3月即连任两届届满的周强的前任王胜俊。

1946年出生的王胜俊,38岁那年成为家乡安徽省的省委常委,次年成为省政法委书记;1988初开始以省政法委书记身份兼任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和厅党委书记;并于1992年被授予副总警监警衔。

1993年初,当时刚刚接替了乔石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时任最高法院院长任建新向中组部要人,于是中组部将王胜俊调进北京,委以中央政法委专职副秘书长。五年后,罗干接替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王胜俊升任政法委秘书长,而且一干就是十年。

2008年3月,已在中共省级政法系统任职8年,又在中央政法系统任职长达15年的王胜俊接替肖杨,出任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

2013年3月14日,任满一届最高法院院长的王胜俊改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再过5年后,于2018年3月被安排退休。

这个王胜俊是合肥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与时任司法部部长吴爱英(2005-2017)一样,王胜俊没有法律专业学位,所以这位“中国首席大法官”被民间称为“中国首席大法盲”。

中共的《法官法》关于“法官的条件和遴选”中,规定担任法官必须具备的条件包括:具备普通高等学校法学类本科学历并获得学士及以上学位;或者普通高等学校非法学类本科及以上学历并获得法律硕士、法学硕士及以上学位;或者普通高等学校非法学类本科及以上学历,获得其他相应学位,并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从事法律工作满五年;初任法官时,通过了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

不过呢,该项法律同时规定:人民法院的院长应当具有法学专业知识和法律职业经历;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应当从法官、检察官或者其他具备法官条件的人员中产生。

意思就是,要想当某一级别的法院的副院长,就必须先已经是某一级别的法官或者检察官,至少也必须是具体了法官条件,包括法学类的学历。但是,要想当法院的正院长,法学类学历的硬性条件反而变成了“具有法学专业知识”的软性条件,而所谓的“从事法律工作满五年”中的“法律工作”,无疑是泛指而不是特指“法官工作”。

举个例子,习近平欲在明年三月安排陈一新接替最高法院院长,那么他陈一新届时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任职时间刚好5年整,更何况还可以加上他当年在浙江省委办公厅下属的党群政法处的几年工作经历。

所以,具体到陈一新其人,虽然被任命为法院副院长不符合条件,但任命为法院正院长反而符合条件。

此前的王胜俊也是一样。外界虽然长期质疑他王胜俊的大学历史系学历,但仔细对照一下中共《法官法》中的相关条文,原来法学类也不是必需,因为还有所谓“其他相应学位”之说。

至于陈一新,虽然基础学历是师范学校(中专)的物理系毕业,但人家自称是具有省委党样研究生学历的。按照中共相关文件的说法:“党校的研究生是经国务院学位办、教育部批准的正规学位研究生,和普通高校的研究生一样属于国民教育序列。 是在任何部门及单位都被认可的。”

同理,如果未来习近平决定把陈一新,或者是把现在的司法部长唐一军安排到最高检察长位置上,党校的“学历”虽不光彩,但不构成障碍。

笔者在本专栏前面的文章中已经介绍和分析过了,习近平在下月召开的二十大及明年三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上,将会把已经在中央政法系统分兵把口的几个政治嫡系给以更大的政治犒赏,即晋升副国级。而按照他们的政治资历分析的话,习近平对他们几人“排排座,吃果果”的先后次序应该是:十九届中央委员,已经有过担任省委书记历史的应勇;十九届中央委员,现在已经是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的王小洪;十九届中央委员,曾经分别在中央和省一级法、纪部门担任重要职务的陈文清;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在中央政法委内事实上领导着唐一军的陈一新;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由省长转任司法部长的时间只有两年多的唐一军。

笔者注意到,就在唐一军被任命接替傅政华的司法部长不久后,又被宣布也接替了司法部党组书记职务。外界即有分析文章说,唐一军很可能是最高检察长的接班人选。

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而依笔者之见,应勇和王小洪在二十大或者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上晋升副国级已经是板上钉钉,百分之百的事情。陈一新和陈文清晋升副国级也是大概率的事情。而安排了如上四人之后,唐一军是否也能够有赶在明年三月就捞上一个副国级的机会,首先要看张军是否会被习近平要求“腾位置”出来。

我们假设明年三月张军和周强都转任二线的人大副委员长职务,那么中央政法口和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的一共5个副国级职务,即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最高检察长、最高法院院长,正好够分。可能性之一就是:应勇任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王小洪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任公安部长,陈一新任最高法院院长,唐一军任最高检察长。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