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7日,浙江杭州生产新冠病毒测试剂的奥泰生物在没有依法与工人和工会协商补偿方案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大批解雇工人引发大规模集体抗议维权。网络视频显示,抗议的工人们说大家都是自己代表自己。由于没有工人代表无法展开协商,事件很快演变为工人与警察的冲突,直至抗议工人冲出厂大门,跨过钱江大桥往市政府请愿。

据钱江晚报去年12月22日报道,钱塘区政府曾于12月20日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专门驻扎在奥泰生物帮企业招工。报道引述工作组组长说,他们“对接7家劳务派遣公司招聘员工,每天都有新员工加入企业”。工作组还跟“奥泰生物展开过多轮协商”,企业表示“愿意就临时员工的薪资和住宿等保障投入更多成本”。

钱塘区政府协助奥泰生物招工的同时扮演了工会角色跟企业协商工人待遇,那么,钱塘区总工会有没有跟上来,确保企业兑现承诺呢?显然没有。否则,便不会爆发后来的劳资冲突。

据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告诉我,奥泰生物工会在冲突爆发前曾经来到区总工会,就企业工会与资方协商解雇补偿方案达不成协议一事,“咨询”工会意见。区工会工作人员尤其强调,企业工会来区工会是“咨询”而非“求助”。看起来,企业工会来到区总工会咨询,对于避免劳资冲突的爆发并没有产生效果。

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还证实,劳资冲突爆发后,区工会也随着区政府设立的工作组到了冲突现场。按工会法、劳动合同法规定,或按常理,工会应在冲突现场首先向情绪激动的工人亮明代表工人利益的身份,从而打破没人敢当代表的僵局,既为冲突现场降温,也为进入劳资协商创造第一个条件。

但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却告诉我,工会去到现场,按政府工作组内分工是负责安抚工人情绪。具体做法就是,由工作组专门聘请的律师在现场指出工人的哪些诉求是不合法诉求,另外指出此前已经离职工人所提诉求已经失去合法依据。听起来好像消防队到了火场,消防员不是尽快搞清着火材料性质对症扑救,而是先问这场火是故意放火还是无心失火。如果是故意放火就不救了。大不了等火烧完自然灭。

钱塘区总工会在奥泰生物劳资冲突现场的这番操作,无异于火上浇油,最少是见死不救。

换言之,在钱塘区总工会看来,奥泰生物工人与警察发生冲突并冲出厂门冲向市政府请愿,那是政府的事,实在不行政府可以出动防爆警察解决问题。无论如何,反正不是工会的事。

而就工会是否曾经有机会有所作为,从而避免事态演化到爆发劳资冲突的地步,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说法是,那是政府防疫政策突然掉头所致。总之,肯定不是工会的问题。

问题是,工会之所以存在,不就是因为从全国总工会,到各省市区县甚至乡镇街道都有相对应的总工会机关,更重要的是在大大小小的企业里有无数基层工会,这些无处不在的工会组织可以随时随地发挥作用维护工人权利吗?尤其是企业基层工会组织和区县级工会,本应像末梢神经一样对工作场所工人权利状况作出第一反应,充分利用各级工会的组织和财政资源,代表职工就潜在的和已经发生了的工人权利侵害与管理方进行协商吗?否则,每年财政花费纳税人几十亿资金养着超过一百万工会全职工作人员,是为了什么呢?

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还表示,工会日常的重点工作就是在经营正常的企业内,要求企业对劳务派遣工的使用情况上报给人社部门,然后人社部门再告知工会。工会就算了解到某家企业大批使用劳务派遣工,也不会将该企业列为重点关注对象,更不会在日常用工当中密切监督该企业是否存在违法用工。因为,这些都是人社部门劳动监察的责任。总之不是工会的责任,跟工会没关系。

有一个比较尴尬的情况,就在事发8个月前,2022年五一劳动节前夕,奥泰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高飞,获杭州市总工会颁发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我问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这次事件后,区总工会今后推荐企业老板当劳模,是否应该汲取教训,并作出调整。钱塘区工会工作人员表示,推荐和评选是严格按照上级文件进行的,没有什么问题,今后还会继续按照上级文件进行。至于说奥泰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高飞的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区工会会上报市总工会,由市总工会决定。还是与区总工会无关。

不过,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也承认,发生了这一事件,的确暴露出了工会工作中有短板。并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待事件处理完毕后,区总工会将开会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做出改善。

自从发明了三个代表,中国各类企业董事长总经理陆陆续续当上了劳模。但中国工人在这些拥有了劳模光环的董事长总经理手里,权利状况非但没有得到应有改善,有些方面甚至日趋恶化。而各级政府在发生各类事故和突发事件后,所成立的工作组,往往徒有形式和架势,实际上反而淡化了工作组成员单位的独立职责。工会在工作组里,更几乎完全灭失了工人利益代表者的身份。这是一个中国政府和工会不可回避的问题。

请收听杭州市钱塘区总工会工作人员跟我的谈话。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