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今天谈中国和俄罗斯军事合作问题。

俄乌战争持续一年,尚未看到任何停火迹象。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军事援助俄罗斯众所瞩目,因为这将影响战争进程。3月7日中国外交部长秦刚对采访”两会”的记者说,中国”没有向冲突的任何一方提供武器。”中国的立场是劝和促谈。

致命性支持

请注意,秦刚说的是”武器”,是指具有致命的杀伤性武器,军民两用的技术和装备似乎不在中国认定的军援范围之内。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2月19日向媒体证实,目前为止美方看到中国私营公司向俄罗斯提供”非致命性支持”(non-lethal support),以便在乌克兰使用。这些私营公司和国家之间没有区别。美方掌握信息显示,中国正在考虑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性支持”(lethal support),也就是”武器”,包括弹药及其武器。美方向中方明确表示,这将为美中关系带来严重问题。

由此可以理解,”非致命性支持”应属于非武器类别的辅助性装备。虽不能直接造成伤亡,却能更有效地发挥致命效果。如军用芯片、导航与定位设备,是武器系统的倍增器,决定武器的最大效能。

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Avril Haines)3月8日出席国会听证会态度谨慎。她说,中俄之间的“合作不断深化”,但不表示北京方面已决定向莫斯科提供武器弹药。不过,中国对于提供俄罗斯非致命性援助越来越感到不安,似乎是在避免扮演一个高调的公众角色。

参议员问她,中俄关系是一时的婚姻,还是长久的恋情?身为女性的海恩斯不愿把中俄关系比喻为爱情,而说中俄关系发展会看到一些限制,不会像美国与北约(NATO)成为盟友。尽管如此,美国确实看到中俄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都在增加。

军民两用技术

中国向俄罗斯提供”非致命性支持”有其根据。美国华府智库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去年7月提出一份名为《商业机密:揭露中俄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国防贸易》报告,指出中国国有企业集团与俄罗斯国防部门进行敏感技术贸易,对象包括参与俄乌战争的俄罗斯国有企业。

以中国最大军火商保利集团为例,2014至2022年该集团子公司向俄罗斯国防部门运送281批未曾曝光的敏感货物,其中向阿尔马兹-安泰(Almaz-Antey)国防企业,出口一批含有防空导弹雷达部件的货物。据信该公司支持俄军入侵行动。

高级国防研究中心比对俄国海关数据发现,战争发生中国继续提供俄军入侵乌克兰所需技术与零组件,包括导航设备、干扰技术和战斗机零部件等。俄罗斯官方强调拥有足够技术潜力确保并开展军事行动,但现实上仍需仰赖进口现代战争不可或缺的军民两用技术与产品。

《华尔街日报》根据高级国防研究中心提供数据报导称,去年8月保利科技公司向俄罗斯出口导航设备;福建南安宝峰电子公司通过乌兹别克斯坦的国营企业,向俄罗斯提供军车型伸缩式天线用于通讯干扰。去年10月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公司向俄罗斯发送价值120万美元的苏-35战机零组件。海关纪录显示,大部分军民两用货物多来自中国。许多受出口禁运和管制产品,绕道土耳其和阿联酋等国家输往俄罗斯。

下一步中国会提供俄罗斯致命性武器吗?

额外援助

这个问题即使在俄罗斯也被公开讨论。俄罗斯的中国事务专家瓦维洛夫(Nikolai Vavilov)最近在俄国国营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公开指出,中国很可能保持在国际法范围内,不会向冲突的任何一方提供武器。但就他所知,中国人会巧妙地规避任何限制。最有可能的作法是,”在与俄罗斯接壤并有军事合作关系的邻国设置一些生产设施。”从国际法角度看,这种生产设施不会损害中国和平使者的形象。

澳大利亚退役陆军少将瑞安(Mick Ryan)2月28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发表文章指出,过去1年中国很可能向俄罗斯提供战略情报。虽然解放军能分享的战场情资有限,但他们长期收集西方国家高层决策和武器生产水平相关情报,其中大部分会提供给俄罗斯。

不排除有额外援助,可能包括军火和无人机在内的精准武器。俄乌双方在战场上消耗大量弹药,超过本国生产承受能力。如果中国介入,填补俄军弹药缺口,将对战局产生重大影响,使俄军重新展开大炮攻势。如果中国决定全力援助俄罗斯,还可能提供坦克和装甲车辆,取代俄军在战场上的巨大损失,而这些损失俄国军火工业需要多年才能恢复。

走到这一步,意味中国与西方全面摊牌。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会这么干!

除了军事援助,瑞安指出自开战以来,中国向俄罗斯进口价值超过600亿欧元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帮助维持俄罗斯的经济。这应该是中国对俄罗斯最具实质意义的援助,并在外交和心理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2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布《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中国立场》12条主张。其中包含一些对乌克兰有利内容,如呼吁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都应该得到切实保障。然而中国没有要求俄军撤出乌克兰,也未要求克里姆林宫放弃在战争中并吞的乌克兰土地。

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知名政治学者胡伟在《美中故事汇》网对俄乌战争一周年发表看法,认为中国发表立场文件是高调介入,但没有提出具体方案,也无切实可行措施。乌克兰政府不会同意,莫斯科也称该文件不代表俄方立场。因此这份文件不会对于解决俄乌战争带来实质影响,却会对中国自身如何在未来的国际社会立足上产生重要后果。

援俄利弊得失

去年三月战争开打不久,胡伟在《中美印象》网预测普京将败得更惨。美国将构建空前广泛的民主统一战线,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得以反弹。1991年苏联和东欧剧变后的场景可能重演。中国若不采取措施积极应变,将遭遇美国和西方进一步围堵。因此他呼吁中国不能与普京绑在一起,需要尽快切割,以免被进一步孤立。他估计中国还有一、两周窗口期,再迟中国就可能丧失回旋余地,必须当机立断。如今他认为俄乌战争的结局日渐明朗,中国进退维谷,几乎没有多少回旋空间。

胡伟的言论在中国不可能出现,但仍有极少文章表达对俄乌战争较为客观的论点,如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去年5月表示,俄罗斯领导人选择一条被人类文明所淘汰的“复兴”道路。国土面积已经不再是大国的核心指标,然而俄罗斯仍醉心于土地占有,这种落后观念是导致俄罗斯拥有军事和能源之外乏善可陈的原因,也是走铁血道路的内在动因。这篇具有军方背景的文章能公开发表,说明解放军内部对军援俄罗斯的立场未必一致,或许有更大的分歧。

中国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性武器,究竟有哪些利弊得失?

澳大利亚退役陆军少将瑞安分析指出,中国想帮助俄罗斯可能有3个原因。首先,藉此了解美国和北约的反应,为中国未来对其邻国(包括台湾)的侵略行动提供参考。第二、中国对乌克兰战争很快结束不感兴趣,因为它可以使欧美国家深陷其中,美国无法专注于太平洋事务。第三、俄罗斯的失败不符合中国利益,否则对习近平关于西方衰弱的说法构成严重挑战,也可能影响许多发展中国家与中国建立紧密关系并远离西方国家的意愿。

活跃斡旋者

不过军援俄罗斯也有坏处,不仅加深中美关系恶化,并且为西方提供难得机会,在战场上收集并掌握中国武器弹药性能。中国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否则有可能使一贯虚张声势的武器质量露馅。同时带来西方国家广泛的经济制裁,导致中国与欧美关系出现重大裂痕。目前不清楚习近平愿意冒多大外交和经济代价援助俄罗斯,一旦决定就意味与西方摊牌。

对于今后战局,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俄军正在遭受弹药和人员短缺以及士气问题,预计俄罗斯今年不会恢复到足以取得重大领土扩张的程度。但普京很可能计算过,这段时间对他有利,延长战争或可能暂停战斗,也许是他最终确保俄罗斯在乌克兰战略利益的最佳途径,”即使这需要数年时间。”海恩斯形容这是一场”艰苦的消耗战。”

三月初中国在北京承办沙乌地阿拉伯与伊朗恢复外交关系有关活动并起到斡旋作用。此前中国从未在热点地区冲突中扮演如此活跃的斡旋者角色,这可能代表中国外交政策的重大改变,为化解地区冲突建立中国式范例,与美国外交模式分庭抗礼。

对于今后的俄乌战争,估计中国想如法炮制。即使不能如愿,也会极尽可能尝试,藉此扭转外界对中国军援俄罗斯的注意力。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RFA官网收听。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Generated by Feedz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