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news on a smartphone and laptop. (Mockup website). Woman reading news or articles in a mobile phone screen application at home. Newspaper and portal on internet, copy space.

CDT 档案卡
标题:新冠新节点:为何请回“逃兵”管轶担任病毒研究院院长?
备份:自由微信
来源:知局
编辑:唐勇平
发表日期:2022.10.6
来源:微信公众号“细听低吟”
主题归类:防疫政策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上海市病毒研究院星期一(9月26日)揭牌成立,同时公布了首任院长,正是消失在公众视野数月的病毒学家管轶。

消息一出,许多网民开始翻起旧账,质疑上海相关部门的这一决定,挖苦“管跑跑”曾临阵脱逃,德不配位。

也有网民猜测,曾公开反对清零的管轶获此职位是否意味着防控有所松动。

“逃兵”管轶

管轶被贴上“逃兵”的标签,要从2020年1月,冠病刚刚被发现时说起。

财新1月23日发表题为《这次我害怕了》的文章说,时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的管轶1月21日带领团队到武汉取样,结果发现当地卫生防护极不到位,而找寻动物传染源头等工作也遭到重重阻碍。

管轶在文中说,自己在武汉行中吃了不少闭门羹,鲜有科研机构愿意与他们合作。他还批评武汉防疫措施不足,并预估冠病疫情规模要比沙斯(SARS)大得多。“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

管轶在武汉逗留不到48小时便匆匆离开,返回香港,隔日,武汉就史无前例的宣布封城。

然而,管轶留下的“逃兵”言论却遭到了网民洪水般的批评,“妖言惑众”、“危言耸听”,斥责他是“胆小鬼,懦夫,没见过想当逃兵还自己说出来的”,舆情一度汹涌到引发全网围攻,甚至还传出“阴谋论”称,管轶是因为在学术工作中没有获得武汉方面的帮助,想泄私愤才发表上述言论。

此后管轶很少出现在媒体上,也长时间的消失在公众视野。

在攻击管轶之前,许多中国网民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管轶在专业上取得的成就在中国是首屈一指的。60岁的管轶生于江西宁都,1983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1997年获得香港大学博士学位。他也是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得意门生和科研助手,管轶最广为人知的一段事迹是在2003年沙斯暴发期间,与钟南山一起攻克沙斯病毒。

管轶去年4月获得了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盖尔德纳全球卫生奖。(官网)

反对清零再陷争议

在获得盖尔德纳全球卫生奖之一殊荣后,凤凰网同月对管轶进行了专访,这也是他在陷入“逃兵”争议远离公众视野后,再次接受媒体访问。

此时的管轶仍然不改当初犀利话语的作风,指出中国在疫情的前半程做得不错,但需要考虑的是疫情的下半程。

到去年11月,全球疫情形势发生巨变,在病毒经过几轮变异、死亡率大幅降低后,许多国家积极推行疫苗,并陆续宣布“与病毒共存”,中国舆论也就“共存”和“清零”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管轶当时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就旗帜鲜明的表态:“如果要以清零为目标,我估计我们没有机会了,因为这个病毒已经长住下来了”。

他还说:“现在各地政府对散发性个案是零容忍,如果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国家的经济一定会垮掉”。

他在视频中呼吁:“我们不要动不动就全员检测核酸,我觉得检测抗体比较重要,这个老虎屁股应该摸一下。让每个人都了解一下自己的免疫状态。”

而今中国疫情防控又走到了新的节点,曾主张“共存”的专家如张文宏等在这个过程中数次遭到网暴而变得更加谨慎,其声量也越发微弱。

中国疫情防控又走到了新的节点。

中国《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上星期六开始一连三天发文,呼吁专家就未来防疫走向多发声,也呼吁专家所属机构不要限制专家发声,并请网民高抬贵手,不要给表达专业意见看法的专家贴标签,施加压力。

有网民在获知管轶回到大陆任职后留言说,原本以为胡锡进呼吁的是张文宏,原来说的是管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