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news on a smartphone and laptop. (Mockup website). Woman reading news or articles in a mobile phone screen application at home. Newspaper and portal on internet, copy space.

CDT 档案卡
标题:高彦去世的这几天,山东艺术学院不再是我的骄傲……
作者: 为高彦发声
来源:微信公众号“为高彦发声”(已被销号)
发表日期:2022.9.21
主题归类:LGBT权利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2022年中秋节,山东艺术学院高彦去世了。因为受不了老师的言语辱骂和不公平对待。19岁的高彦选择在中秋节的夜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敌敌畏、安眠药、头狗、白酒,他几乎用尽全力去赴死。而一直到今天,高彦的班主任张大鲁老师,依旧对他的所作所为、摆在台面上铁证如山的聊天记录拒不承认。

今天是高彦去世的第11天。事情发酵到现在,怀念、谣言、恶意叵测纷至沓来。很多人为高彦呜不平,我们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高彦知道有那么多人这样爱他,是不是就不会选择离开人世了。可能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我们在这里尽力详细讲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各路人马对他的猜测和疑问进行回应。

高彦,山东艺术学院2020级舞蹈表演专业的一名学生。2003年1月25日出生,2020年河北省舞蹈表演统考全省第一名,沈阳音乐学院艺考舞蹈表演第一;于2020年9月入学山东艺术学院。大学期间曾多次参与央视春晚、北京大型节目录制。

(一)

说说张大鲁和高彦的事吧。张大鲁是山东艺术学院2020级舞蹈表演专业的班主任,他的课在大一大二并没有那么多,在他占比较少的课上,他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嘲讽高彦:“你们去泰国吧,做个手术,我在那边有朋友,可以让你们免费上学。”很多同学私下讨论,张大鲁不喜欢高彦。有人说,因为高彦是普高学生,不是出身艺校的童子功;也有人说,因为张大鲁更追求舞蹈上的爆发力,而高彦更擅长的是舞蹈上的软度……个中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原因是什么真的重要吗?难道有了原因,老师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散发自己的“恶”吗?

张大鲁曾在上课期间用各种脏话去辱骂、打压学生。“你们是死了吗?”“来干什么啊? ”诸如此类的话并不在少数。期末分组考组合技巧,高彦和他的搭档认真准备,张大鲁嘲讽着并让他们上了最简单的组合,之后给了最低的分数。后来把他分到了B班(专业能力靠后的小组)。事后高彦想为自己争取一把,给张大鲁发微信询问,得到的也只是敷衍地回答并附上一句轻飘飘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他清楚什么呢? 他只是想为自己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发一次声;他清楚什么?他不清楚你为什么在上课分位置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调到了后排,他不阻白你无缘由的讨厌从何而来。也不清楚为什么一个老师,会因为自己的主观偏见而利用手中权力,去不公平地对待自己。

高彦热爱跳舞,他的努力,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的。一个普高生,能够比童子功的同学更优秀,背后的汗水与泪水,你我可想而知。全班60人,从大一集训课开始,他一直是站在C位的同学;上课练功时他也是站在中把的人。对于专业他认真努力,在大一下学期手骨折打了绷带石膏的情况下依旧坚持上课、排练、练功。大二那年学院编排参选“荷花杯”舞蹈剧目,高彦依旧是别的老师选中的C位。除了张大鲁,其他老师基本都会把高彦排在一个显眼位置。那么喜欢舞蹈的一个小孩、总是在站在前排的小孩,却在张大鲁的每一节课上被排挤,在每一次考试中被压分。这不是伤害是什么?只有一击毙命才是吗?张大鲁用老师权力对高彦的不公平对待不是一次,是每一次。

高彦平时吃饭慢吞吞的,一瓶敌敌畏两瓶安眠药一盒头胞一瓶白酒两瓶啤酒,我想象不到他全部吞下去用了多久,这中间的过程会有多难熬。我不敢想,失去意识的前几秒他有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一个本该受人尊敬的职业,却变成了手拿利刃的刽子手。但我似乎知道他的绝望……那么多药,一定有机会停下来。他就是不想活了,他就是一点都不想活了。

(二)

高彦的父母朴素善良老实,他的父母从河北赶来山东,将近一周没有得到学校的真诚回应和妥善处理,他们只能用瘦弱的身躯拿着高彦的遗像无声示威,只能任自己难过到躺在马路上痛哭。难道老实就活该被欺负吗吗?难道学校只是领导老师们的学校,不是学生们的学校吗?很多人混淆了重点,扯到性取向问题,扯到高彦父母的“阴谋”问题。可这明明是一个师德泯灭校园暴力的问题。在这个权力不对等的关系中,张大鲁为所欲为地拿着自己的权力去欺压高彦。

我们唯一诉求就是希望学校能站出来正面回应!张大鲁老师能直面自己的恶行!高彦父母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要过赔偿!

(三)

下面是我们对营销号和水军的回应:

1.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班主任针对他还是让他去参演大型节目?

山东艺术学院舞蹈学院有参演央视春晚的机会。这个机会如何落实到个人?每年10月份,北京总部的导
演会在班级里选人,是北京的导演在挑选,而班主任张大鲁从始至终都没有话语权,所以高彦的次次参选中并不包含张大鲁的认可和善意。高彦今年开学大三,前两年的校园课程很多,班主任的课只占一点,对他的任何有色眼镜他都可以忍气吞声,可是大三分班后的主课老师是张大鲁,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两年,他要时时刻刻地生活在张大鲁带来的压迫与否认中。一片黑暗,如何忍受? !

2.性取向问题。

这个问题不想详细谈论,不管什么取向,心之所向即爱之所向。我们能做的不应该是尊重吗?山东艺术学院的性少数群体随处可见,艺术本身就应是开放、包容的,又怎么能因为这个偏见而让人崩溃呢?这个因素不是有关问题的核心。我们应该谈的是为什么要被区别对待?凭什么要被区别对待?

3.父母离异多年问题。

离异家庭不在少数,难道离异家庭就该低人一等吗?我看到的离异家庭的孩子懂事、自强、勤奋爱努力。他们大多数不愿苛责家庭上的负担。高彦父母姐姐都很爱他,学费也是早早地转给了他,包括父母的聊天记录、中心诉求并没有把原因、责任全部推给老师学校,他们只不过是想让老师出面回答他们的疑问,只有这样一点点小的诉求,都没有被认真对待。说句良心话,自己班的孩子出了问题,作为班主任,真的可以一直逃 避否认吗?退一步讲,自己的学生去世了,哪怕不是你导致,你也应该为他送送行。可哪一点你尽到了为人师的本分?

本地营销号从不谈为什么班主任不出面,反而去指责为高彦声讨的每一个人,恶意揣测高彦父母别有
用心,良心何在?

4 .关于高彦父母不顾高彦身后事来学校“闹事要赔偿”问题。

孩子的后事已经处理的十分妥当,至于为什么会在几天后去学校讨要说法。高彦是一个善良孝顺懂事
的孩子,他在走之前给朋友隐晦地告了别,也有明确地告知姐姐自己的老师不喜欢他,在学校受到欺
压过得不开心。请问大家,在温饱不是问题的基础下,中年丧子丧弟,谁会用自己家孩子的命去换那
二两黄金?难道不够富裕的人就活该被人恶意揣测吗?更何况高彦家人从未想过要赔偿!

5 .关于为高彦发生就是在抹黑学校这个问题。

很多为高彦发声的人是山艺在校或者毕业生,大家有统一的诉求:让张大鲁正式回应。什么是抹黑?没有人想要去抨击自己的母校,这无异于是在戳自己的脊梁骨。难道提出问题就是在抹黑吗?难道想要被公正待遇就是抹黑吗?舞蹈学院李军院长在微博破口大骂指责大家是“卑微贱民”时我们应该默不作声吗?我们的力量很微小,但这不该成为上位者欺压辱骂我们的理由。

(四)

人命大于天,现在命没了,父母的天也塌了。很多人觉得作为朋友我们在发疯,在不体面地闹。假如明天是你们的好朋友离开,你们真的坐得住吗?我们表达诉求,是因为我们希望高彦用生命去反抗的事情能得到回应,我们更希望高彦的离开能让跟他一样处境煎熬的人,环境得到改善。

也许大多数人的校园生活是快乐甚至是完美的,但有的人却不是。当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高彦这样的不幸遭遇,但我们必须承认:没有经历过,不代表不存在。可能很多人在大学里遇到优秀负责的老师,但一定有人是生活在老师的压迫和阴影下,不幸的是高彦是后者。直到现在,那位张大鲁“老师”还在否认他的罪行,否认他曾有过的辱骂。难道被压迫被辱骂后没有选择极端方式反抗,就是幸运的吗?高彦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希望学校可以给他一个公正、公平、真诚、客观的回答,只要张大鲁真诚地回应,我们会体面的送他离开。如果这个世界不会好起来,那我们庆幸他的离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